第七百七十六章 落魄山待客之道

一把笼中雀,在夜航船条目城内好似自立门户,除了人数悬殊的敌对双方,天地间再无多余的外人。

青冥天下,岁除宫宫主吴霜降,数座天下,最新一位十四境练气士。

陈平安,玉璞境剑修,十境武夫。

宁姚,第五座天下第一位飞升境剑修。

崔东山,仙人境练气士。古蜀蛟龙之身。

姜尚真,仙人境剑修。从飞升境跌境。

吴霜降站在大街上,一手负后,一手搓捻鬓角发丝,笑意恬淡,眼角余光打量着那个白衣少年,眼神玩味。

可怜崔瀺,可怜绣虎。

陈平安突然伸手抓住宁姚的手臂,一闪而逝,身形消散,不知所踪,身为一把笼中雀的主人,竟是主动离开了这座小天地。

吴霜降瞥了眼客栈门口那边,捻动鬓角发丝的手指动作微停,既无一字言语,也无半点灵气涟漪。

姜尚真那一截柳叶,便是一个心意所至,飞剑所向,在陈平安和吴霜降之间的虚空处,一斩而下,划出一道苍翠欲滴的剑光弧线,直接斩断了吴霜降毫无征兆的一记道法,道法被斩破之后,竟是一张飘落在地的雪白符纸,好似稚子折纸,折叠为一条纤细蛇状,当下如两截无头白蛇在地蜿蜒,显而易见,那符箓蛇头竟然跟随陈平安一起离开了笼中雀,绝不让陈平安走得毫无痕迹。

吴霜降微微起念,地上那条雪白符纸折成的白蛇就此消散。

符箓材质,只是岁除宫一种自制的雪花信笺。在青冥天下的山上道侣间,最宜用作寄托相思之情的信纸。

这就是十四境大修士术法神通,可以随手化腐朽为神奇。

在吴霜降心神视野中,小天地之外,某处一盏灯火,极为明亮,不过很快那粒灯火就像是被蒙上了层层灯笼罩子,逐渐模糊起来,一个转瞬间,就变得昏暗一片,再无半点蛛丝马迹。

吴霜降笑了笑,定然不是那宁姚飞剑所斩,这道符箓无甚高明处,唯一妙处,在于符纸可斩可碎,唯独不可化为一个“无”,除非是有人能够将那道符箓炼化为己物,所以他以防万一,又在雪花信笺上临时起意画符,很简单,其实就是两个名字,陈平安,宁姚。所以这就成了一道失传已久的姻缘符。

应该是那个年轻隐官用上了一道旁门神通?倒是好手段,应对得当。不是什么袖里乾坤的手段,以那陈平安的玉璞境修为,如此冒失,只会自寻麻烦。

姜尚真收起飞剑,用手指轻轻擦拭柳叶,抹去些许雪白碎屑,哀叹一声,满脸戚戚然道:“吴老神仙,果真好算计,一下子就让晚辈泄露底细了,这可如何是好?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聊。”

跌境后,姜尚真的本命飞剑,从一片完整柳叶折损为一截柳叶。按照常理,世人都以为“姜老宗主”的战力大跌。

那张雪白符纸先前好似砥砺剑锋的磨石,虽说被刀切豆腐一般就割破为两段,可吴霜降凭此,依旧瞬间勘验出来了飞剑的凌厉程度。

“不愧是姜尚真,不但天赋异禀,关键是行事够狠,是个天生的合道胚子,能够四处闯祸,活到今天,不是没有理由的。”

吴霜降笑了笑,十分善解人意,缓缓道:“其实不用刻意拖延,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浩然天下,就没着急离开,你们大可以随便折腾,好领教一下浩然天下年轻人中最出彩的几个人。”

宁姚,陈平安,半个绣虎的白衣少年,桐叶洲姜尚真。

对于吴霜降而言,哪怕是岁数最大的姜尚真,还是晚辈,依旧是那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姜尚真的跌境,跌得极其凶险且巧妙,简单来说,就是用跌境来砥砺那一片柳叶。

一截柳叶的飞剑模样是真,但是锋锐程度,依旧远远超过姜尚真在仙人境时的一片柳叶。代价就是姜尚真的修士体魄,相较以往,受损极多,变得相对孱弱。所以姜尚真如今才会变得双鬓霜白,模样瞧着像是上了岁数。

也就是说,姜尚真跌境是真,千真万确,但是那把本命飞剑的品秩,却近乎等于留在了飞升境,只不过姜尚真这家伙太过城府,一直以跌境作为最佳障眼法,借机蒙蔽世人。

姜尚真还真就不客气了,手腕一翻,变出一壶酒,满脸诚挚道:“那咱哥俩相逢投缘,先来一壶?”

等到“闲话聊完”,那就不是什么切磋道法的分胜负了。

而是要直接与吴霜降分生死!

你吴霜降只要敢一味托大,那就最好不过了。

但是没有谁会小觑吴霜降,毕竟是一个能够与老道长孙怀中相互“教做人”的修士。

崔东山站在一处铺子屋脊上,手中蓦然多出一根行山杖,双手挥动成圈,涟漪阵阵,荡漾起层层光晕,层层叠叠,如一幅金色的白描画卷,一轮袖珍白日当空而悬,崔东山嬉笑道:“吴大宫主,幸会幸会。”

再伸手一抓,将那光芒四射的袖珍白日抓在手中,手腕摇晃,如手掌圆球滚走,滴溜溜旋转不定,照耀四方。

白衣少年的五根手指微动,圆球四周,浮现出二十八个文字,如星辰列阵,天地四象九野、二十八宿阵图,先后在其中随之显化而生。

吴霜降并无半点杀气腾腾,无视白衣少年抖搂了一手掌心造化神通,反而与那崔东山好似叙旧一般,微笑点头道:“惜不能见绣虎,不过能够见着半个,也算不虚此行了。崔先生当下这副皮囊,品秩不俗。陆沉所言不虚,老秀才收徒弟,确实是一把好手,让旁人羡慕不来。”

言语之时,吴霜降双指并拢,轻轻一扯,将客栈年轻伙计这个被他鸠占鹊巢的身躯,就那么给一拽而出,宛若纸片,被他折叠而起,随手收入袖中。

岁除宫吴霜降,以真身示人。

这位青冥天下十人之列的常客,只是中年男子的相貌,并不出奇,但是一身气象凝聚,大道显化而生,出现了一尊等人高的缥缈法相,赤天衣,紫结巾,白云履,立在云雾中。

法相眉心处一枚枣红印,如开天眼,双臂缠绕彩带,萦绕飘荡,法相身后又有一圈凝为实质的宝相光晕。

姜尚真站在街道尽头,揉了揉下巴,知道吴霜降这份大道气象,就是所谓的天相了。契合大道,天人合一,是为十四境。

唯一也是最大的麻烦,就在于不清楚吴霜降的十四境合道所在。

于是姜尚真笑问道:“敢问吴大宫主是怎么个合道?恳请说来听听,不用担心会吓破晚辈的胆子。”

这句话一问出口,连姜尚真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实诚厚道了,果然是近朱者赤,与山主相处久了,就会耳濡目染,以诚待人得那叫一个水到渠成。

吴霜降微笑道:“人和。”

姜尚真苦笑不已,一遍遍念叨着如何是好,崔东山神色凝重,小鸡啄米,与周首席遥相呼应。

合道人和的十四境,都很棘手,棘手得不能再棘手了。

尤其是外人只知合道人和、偏又不知合道何物的十四境,那就是最棘手不过的存在了。若是吴霜降合道天时、或者地利,要远远好过合道人和。

白也仗剑扶摇洲,一人剑挑数王座,依旧占尽先机,根本无视围杀之局,原因之一,就在于这位人间最得意,竟是合道心中诗篇,诗篇不尽便无敌,实在太过玄妙,加上白也又手持四把仙剑之一的太白,更加不讲理。

曾经的蛮荒天下荷花庵主,如今坐镇璀璨星河中的符箓于玄,一辈子心心念念,辛辛苦苦,希冀着合道所在,是那天时,是那仿佛亘古不变的日月星辰,是某种意义上名副其实的证道长生。

老瞎子合道十万大山,文圣的合道浩然三洲,皆是略显“不得已而为之”的合道地利。

白也合道心中诗篇,是人和。

苏子,还有南婆娑洲的醇儒陈淳安,也都是走在这条大道上。

此外就是剑修,比如最早身为王座大妖第三高位的大髯豪侠刘叉,在大海之上,归墟之畔,这位原本已经跻身十四境的剑修,结果被陈淳安拼了性命不要,硬生生将其从十四境打回飞升境,这才使得刘叉无法重返蛮荒天下,反而被文庙拘押在了功德林。

上任隐官萧愻叛出剑气长城,在蛮荒天下那座英灵殿,走了一条捷径,虽然她就此合道十四境,却是属于地利,无形中失去了一位剑修原本的最大依仗,那就是一份天地无拘的大自由。

这也是为何萧愻哪怕已经高出一境,在那天外战场,却始终无法与左右分出生死的根源所在,更是左右为何一定要拦截萧愻重返蛮荒天下的症结所在。

姜尚真问道:“崔老弟,越看越吓人,怎么说?”

崔东山一本正经道:“你脸皮厚些,快点与吴大宫主求饶,周首席难道没有发现吗?口口声声随我们折腾,吴大宫主才是最没闲着的那个,面对这样的强敌,既然斗力斗智都斗不过,那就服个软,只能认输了!”

吴霜降会心一笑。

在青冥天下的道官之间,曾经流传着一句脍炙人口的金科玉律,以下五境修士面对中五境的道心,再用上五境修士的术法神通对敌,意外就小了。

吴霜降依旧一手负后,一手打了个响指。

身边飞旋有三把本命飞剑,笼中雀,井中月,一截柳叶。

当然都是仿剑。

但是崔东山和姜尚真,可都不觉得北俱芦洲恨剑山的仿剑,能够与这三把媲美。

崔东山一语道破天机:“幸好只能支撑一炷香功夫。”

姜尚真眼神哀怨道:“山主的甩手掌柜,十分未卜先知了。”

吴霜降以指尖抵住那把“笼中雀”仿剑,微笑道:“那就请君与我同游鹳雀楼?”

刹那之间,天地景象浑然一变。

有一座高楼矗立在大江畔,正是青冥天下岁除宫的形胜之地,鹳雀楼。

吴霜降一挥袖,井中月仿剑一闪而逝,一条大江的江水随之抬升,如雨云倒悬大地,最终落雨天幕,无数雨滴激射而起,每一滴雨水皆飞剑,飞剑数目以百万计。

悬空而立的崔东山,手中绿竹杖重重一敲,微笑道:“往古来今谓之宙,那就今去往古,蹚水上游抓条大鱼,给我回去!”

儒家圣贤的口含天宪,光阴长河随之逆流倒转。

三人就此重返真正的笼中雀小天地。

事实上,两次光阴流水,经过吴霜降身边的时候,都绕道而行。

崔东山摆出一个纯粹多余的金鸡独立,一手高举,掌心托起先前的白日,一手以行山杖指向那吴霜降,“四方上下谓之宇,晚辈就教教吴宫主何谓小天地!”

事实上,在崔东山摆出那个滑稽姿势之前,天地已成。

吴霜降将那三把仿剑都收入袖中,看架势,竟是要拿来炼虚为实。

吴霜降第一次挪步,一步跨出,身后天相与真身重叠,原地现出一尊巍峨法相,高达千万丈,相较于化外天魔在条目城的顶天立地一幕,要更夸张,简直就要撑开崔东山的一座天地天幕,跨出第二步之时,法相单手撑天,一臂横扫,原本稳固天地顿时气象混乱,出现了无数条道法洪流,每一道丝丝缕缕,都大如决堤的汹涌江河,激荡天地间,一座天地立即响起一阵细微的丝帛撕裂声响。

崔东山嗤笑一声,双指一转绿竹杖,画圆而走,掐指默念一篇圣贤教诲,囊括吴霜降和那尊法相的天地被切割开来,凝为一粒芥子。

姜尚真再无半点犹豫,从袖子里边摸出一幅搜山图珍稀摹本,被誉为山上的“太平本”,辈分只比“开山老祖师”稍逊一筹。

丢出画卷,将那一粒芥子天地包裹其中,以天地裹挟天地。

与此同时,姜尚真如获敕令,笼中雀小天地蓦然开门,使得姜尚真毫无痕迹地离开此地。

崔东山则双手掌心贴紧,猛然拧转,天地一变,变成了一处大泽,无数条蛟龙盘踞其中,无数道剑光纵横其间。

到了笼中雀小天地之外,姜尚真瞧见了那个正在缜密布阵的年轻山主,双方只是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并无言语交流。

姜尚真再次一闪而逝,双袖翻转,又一座天地矗立而起,是姜尚真炼化的一处远古秘境遗址,名为柳荫地。

一把飞剑笼中雀,一幅星宿图的芥子天地,一座搜山阵,已经是三座小天地。

崔东山的一座心相小天地,古蜀大泽。姜尚真炼化的柳荫地。加上陈平安负责布阵的一处无法之地,又是三座小洞天。

下一刻,崔东山又迅速路过柳荫地,去往外边,再次造就出一座天地。

再下一刻,陈平安又与崔东山打了个照面,摊开了一幅从剑气长城带回落魄山山巅的剑仙画卷,一直无所事事的宁姚就只是负责坐镇其中。

不是修道之人的小天地不值钱,而是陈平安三人,尤其是法宝众多的姜尚真和崔东山,根本不可以常理揣度。

先前大泉王朝蜃景城外,陈平安单独一人,问剑裴旻,崔东山和姜尚真都没有出手的机会,在那之后,三人就在落魄山,聊了一宿,最后还拉上了山君魏檗和刘景龙一起出谋划策。

陈平安先前祭出的那张三山符,是他在山上最早提出的一个设想,就是一记棋盘上至为关键的先手,当之无愧的无理手。

崔东山和姜尚真手上也都有一张一模一样的山符,这就意味着,不管是谁遇到了一位捉对厮杀、必输无疑的难缠对手,都可以祭出此符,喊来其余两人,瞬间置身战场。

最早是拿剑术裴旻作为假想敌,之后三人的推演,甚至连那符箓于玄、龙虎山大天师都没有放过,都一一被他们“请”到了棋盘上。

当然也可以用来针对田婉背后可能存在的某个护道人,总之都是奔着裴旻这样的飞升境剑修战力去的。

哪怕是拿来对付十四境大修士的吴霜降,还是那句话,三人联手,可以玩命。

毕竟吴霜降来自青冥天下,跟当初陆沉远游骊珠洞天是差不多的处境,规矩重重,束缚不小,哪怕狗急跳墙,吴霜降不得不恢复十四境修为,那就坏了礼圣规矩,自然就会被大道天然压胜一筹。

何况如今形势又有变化,多出了一位飞升境剑修,宁姚。

她不但是飞升境,更精通厮杀,故而宁姚无论是从旁护阵,还是一锤定音,原本都是毫无悬念的最佳人选。

只不过按照先前三人设想,都没有想到宁姚会置身战场,以至于哪怕她是一位飞升境剑修,依旧只能是坐镇其中之一。

因为一座座小天地的叠加,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失之毫厘就是天壤之别。每一座小天地的生成,先后顺序都极有讲究,更别谈内里玄机了。

宁姚对此毫无芥蒂,安安静静等待那个吴霜降。

先前她听陈平安说了几句,这些小天地,才是用来待客的棋局先手罢了。

崔东山和姜尚真,在各地天地内,双袖抖落,法宝如雨。

这就是落魄山的待客之道,境界越高,砸钱越多,讲究越多。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