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满座皆故友

年少如何久年少,少年如何长少年。

邋遢汉子,姚仙之。佩刀妇人,姚岭之。

初次相逢,一个还是笑容灿烂的朝气少年,一个还是浑身锋芒的英气少女。

姚仙之好像有些腼腆,嘴唇微动,说不出合适的话,客套话不愿意说,心里话想说太多,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就那么沉默着。

姚岭之,狐儿镇客栈九娘的女儿,她还是比较豪爽,好像这么多年的磨砺,也没能磨掉性格棱角,大大方方望向那个男人,点头笑道:“陈公子,确实好久不见。”

陈平安问道:“能不能带我看一看姚老将军?”

姚仙之点点头。

姚岭之察觉到姚府四周的异样,好像陈平安的到来,惹出了不小的动静。很正常,如今的姚府,可不再是当年的尚书府第了。皇帝陛下如今又不在蜃景城,有人擅闯此地,

陈平安歉意道:“来得比较着急,估计还要你们帮忙解释一番,就说有人做客姚府,让蜃景城不用紧张。至于我是谁,就不用说了。”

姚岭之没有任何犹豫,亲自去办此事,让弟弟姚仙之领着陈平安去探望他们爷爷。

姚仙之走路一瘸一拐,还有一截空荡荡的袖管,男人想要遮掩几分,徒劳而已。

陈平安笑问道:“刚才好像在跟你姐姐在吵架?吵什么?”

姚仙之轻声道:“我姐年纪越大越絮叨,一直想让我找个媳妇,成天当媒婆,东拉西扯的,都上瘾了。让那些女子为难,我如今是怎么个德行,她又不是不知道,就算真有女子点头答应这门亲事,到底图个什么,我又不傻。总不能是图我年少有为、相貌堂堂吧?陈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平安点头道:“都是人之常情,劝也正常,烦也正常。除非哪天你自己遇上了喜欢的姑娘,再娶进门。在这之前,你小子就老老实实烦着吧,无解的。”

姚仙之笑了笑,“陈先生,我如今瞧着可比你老多了。”

陈平安轻轻一巴掌拍在姚仙之脑袋上,“除了显老,名气也大,脾气还不小,都能跟白龙洞谱牒仙师在闹市干架了。”

姚仙之挨了一巴掌,笑了起来,不喝酒会笑,对于如今的“姚郡王”来说,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一座僻静院落,院门上张贴了等人高的两张彩绘门神,当下已经现出金身,守护在门口。

这不是一般的山水“显圣”,眼前两尊金身门神,身负大泉一国文武气运,大概能算是那位皇帝陛下的假公济私了,只是此举,合情也合理。因为帮助门神“描金”之人,是一国钦天监手持皇帝亲赐御笔的制式手笔,每一笔划,都在规矩内。而为两尊门神“点睛”之人,陈平安一看就知道是某位书院山长的亲笔,属于儒家圣人的指点江山。显而易见,儒家对大泉姚氏,从文庙到一洲书院,很刮目相看。

此后这两尊在此院门大道显化的门神,就会与大泉国运牵连,享受人间香火浸染百年千年,属于神道路途最为常见的一种描金贴金。

先前陈平安其实已经察觉到此地的不同寻常,可以断定老将军姚镇就是在此修养,之所以没有直接落在此处,一来太过莽撞,担心自身剑气和拳意尚未完全收敛余韵,太过“气盛”,会山水犯忌,不小心冲撞老将军的命理气数。再者陈平安也想要在姐弟那边,先缓一缓自身心境。

两尊门神凝神望向那一袭青衫,然后几乎同时抱拳行礼,神色恭敬,主动为陈平安让出道路。

姚仙之愣了愣,他本来以为自己还要多解释几句,才能让陈先生通过此处门禁。

陈平安抱拳还礼,跟随姚仙之走入一间屋子,屋内桌上搁放了一只仙家香炉,紫气升腾,清香怡人。

一位须发雪白的老人躺在病榻上,呼吸极其细微。

姚仙之动作极其轻柔,帮陈平安搬了一条椅子在床边,他自己则坐在远处。

陈平安落座前,从袖中捻出数张金色符箓,一一张贴在屋门和窗户上,是那本《丹书真迹》记载的几种上品符箓,其中一种名为“渡口符”,能够安稳心神魂魄,减少光阴长河流逝带来的影响,只是这种符箓极其消耗符纸,关键炼制此符,消耗修士心神的程度,其实也远远多于画那攻伐符箓,除了渡口符,门上还贴了一张几乎已经失传的“牛马暂歇符”,拦不住牛马登门,却可以让阴冥鬼差遥遥见到神符,暂歇片刻,作为一种玄之又玄的古老礼敬,这类山水规矩,注定在一般宗字头秘藏的仙家书籍上都是不见记载的。

阴阳异路,各走各道,与那鸟有鸟道鼠有鼠路是一样的道理,修道之人,若是没有开天眼,或是不曾跻身上五境,遇见城隍爷土地公不奇怪,修士下山如神仙下凡问土地,甚至是一条山水官场的不成文规矩了。但是想要遇到那些与日夜游神之属截然不同的阴冥胥吏,却极其不易,就跟凡俗夫子撞见阴物差不多难得,而且一旦偶然遇见了,练气士都不会视为什么好事。

按照避暑行宫的晦涩记录,人,不管是否修道,与那酆都鬼差,属于各自在一条光阴长河的两岸行走,双方各有天地大道,井水无犯河水,所以陈平安远游极多,除了托钟魁的福,在埋河祠庙外增长了见识,此外就再未见过任何一位酆都鬼差,而且那次不合礼制的相遇,还是陈平安习惯了光阴长河停滞的关系,才得以目睹酆都胥吏的罕见真容,不然哪怕双方近在咫尺,还是会擦肩而过。

多年游历,或画符或赠送,陈平安已经用完了自己珍藏的全部金色符纸,这几张用以画符的珍稀符纸,还是先前在云舟渡船上与崔东山临时借来的。

绘制光阴渡口符,会消磨修士心神。画牛马暂歇符,则会折损阴德。

这些忌讳,《丹书真迹》上边,其实都明确无误写了,李希圣还专门在牛马符一旁专门批注四字:慎用此符。

姚仙之坐在椅子上,只是看着陈先生一一张贴那些金色符箓,虽然满心好奇,却没有开口询问。

好奇之余,汉子没来由有些心安。

好像这个陈先生终于来了,那么他这个已经沦为废物的大泉郡王,不说手边做什么事,就算是在用心一事上,便都可以偷个懒了。反正什么都让陈先生劳心劳力去。

昔年大泉边关的年轻三姚,本就数他姚仙之最仰慕那位一身宗师风范的少年剑仙,当年的少年,其实一门心思想要与拳法无双的陈先生拜师学艺,只可惜没成,当时觉得以后机会多多,不着急一时,哪怕山上岁月与人间寒暑关系不大,那么三五年见不着,十年总能再次见面,不曾想一眨眼就是两个十年过去了,而且如今的姚仙之,也没了什么练拳习武的半点心思。

姚仙之不是练气士,却看得出那几张金色符箓的价值连城。

大泉朝廷的那些供奉仙师,每次为国效力,使用这类材质的符纸,脸上神色都跟割肉吃疼一般,好教朝廷知道他们的倾囊付出。

陈平安在张贴符箓之后,悄无声息走到桌边,对着那只香炉伸出手掌,轻轻一拂,嗅了嗅那股清香,点点头,不愧是高人手笔,分量恰到好处。

做完这些,陈平安才坐在那张靠近病榻的椅子上。

渡口符和牛马符之外的几张符箓,相对比较平常,都是用来帮助姚老将军安心凝气,稍稍减缓心神疲惫和皮囊腐朽的进程,比如一张甘露接壤符,就是以一丝一缕的水土气运,悄然润泽老人体魄,治标不治本,也只能如此了。如今的老人,哪怕是崔东山这种仙人,任何玄妙的术法神通,都是一种得不偿失的大动干戈。

姚仙之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怀疑。

相信哪怕是皇帝陛下在这里,一样如此。

姚家极少如此信任一个外人,以前是,如今更是,而陈平安是唯一的例外。

汉子只是安安静静看着这个“来得有些晚”的陈先生。

因为爷爷之所以如今拗着熬着,虽然谁都没有亲耳听到个为什么,但是年轻一辈的三姚,皇帝陛下姚近之,武学宗师姚岭之,姚仙之,都知道为什么。

爷爷是希望自己这辈子,还能再见那个忘年交的少年恩公一面。

此外爷爷其实没什么难以释怀的事情了。

大泉国祚得以保存,甚至连一座蜃景城都完好无损,每年冬天大雪,京城依旧是那琉璃仙境的美景。

偌大一座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桐叶洲,如此幸运事,大泉独一份。

陈平安落座后,双手手心轻轻搓捻,这才伸出一手,轻轻握住老人的一只干枯手掌。

搓手让掌心暖和几分,一位止境武夫,其实无需如此多余动作,就能够掌细微控双手的温度。

只不过这是陈平安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片刻之后。

老人动了动眼皮子,却没有睁开,沙哑道:“来了啊,真的吗?不会是近之那丫头故意糊弄我吧?你到底是谁?”

“是我,陈平安。”

陈平安身体前倾,双手抓住姚老将军的那只手,弯腰轻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会一直想着当年与姚爷爷一起走在埋河水边,碰到偶尔做那捞尸营生的老庄稼汉,老人说他儿子捞了不该捞的人,所以没过几天,他儿子很快就人没了,老人最后说了一句,‘该拦着的’。我一直想不明白,老人到底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与我们这些外人说起这件事,才不那么伤心,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理由,说服了老人,让老人不用那么伤心。还是说老百姓过日子,有些撕心裂肺的伤心事,摔落在世道的坑洼里,人跌到了,还得爬起来继续往前走,伤心事掉下去就起不来了,甚至人熬过去,就是事过去了。”

按照陈平安家乡小镇的习俗,与上了岁数又无病无灾的老人言语,其实反而不用忌讳生死之说了。

老人喃喃道:“果然是小平安来了啊,不是你,说不出这些旧事,不是你,不会想这些。”

陈平安轻声道:“让姚爷爷好等,不过我能走到这里,说句心里话,其实也不算很容易。有些事情来了,不会等我做好准备,好像不打个商量就劈头盖脸冲到了眼前,让人只能受着。同时有些事情要走,又怎么拦也拦不住,一样只能让人熬着,都没法跟人说什么好,不说心里憋屈,多说了矫情,所以就想找个长辈,诉几句苦,这不我就从金璜府那边赶来见姚爷爷了,一定要多听几句啊。当年一门心思想着赶路,走得急,这次可以不着急回家。”

老人竭力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依稀可见一个不再是少年的男子,依旧头别玉簪,咳嗽几声后,老人脸上竟然多出几分神采,“对喽,真佛只说平常话,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平安,只不过又长大了不少,年纪小的时候,吃了苦,要么使劲嚷嚷,恨不得天底下所有人都听见,要么喜欢什么都憋在肚里,总觉得再过几天,多过几年,就都不是事了,其实哪里有这样的好事,现在晓得人生在世不称意了吧?”

陈平安点点头。

老人抬起一手,轻轻拍了拍年轻人的手背,“姚家如今有些难处,不是世道好坏如何,而是道理如何,才比较让人为难。我的,近之的,都是心结。你来不来,如今是不是很能解决麻烦,都没关系。比如换条路,让姚镇这个已经很老不死的家伙,变得更老不死,当个山水神祇什么的,是做得到的,只是不能做。小平安?”

陈平安点头道:“能理解。”

大泉能够扶植起金璜府山君郑素,以及松针湖水神柳幼蓉。郑素神位仅次于大泉五岳,柳幼蓉也是二等江水正神,神位仅次于碧游宫埋河水神。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而这个人,当然就是姚近之,大泉女帝。

那么让功勋足够服众、人心所归的姚老将军,别说是什么京城城隍,就算成为一尊大泉姚氏的五岳山君都不难。

只是在这浩然天下,女子称帝不是没有,但是屈指可数,而且往往国祚不长久。

乱世当中,谁坐龙椅穿龙袍是担当,能够坐稳龙椅更是本事。但是太平盛世一来,一个女子称帝登基,岂会顺遂。

大泉刘氏除了上任皇帝失了人心,其实大泉立国两百多年,其余历代皇帝都算明君,几乎没有一位昏君,这就意味着刘氏无论是在庙堂和山上,还是在江湖和民间,依旧还是大泉的国姓。

所以姚老将军的选择,要不要成为坐镇一方的山水神灵,其实就是老人心中,要不要将大泉国姓改“刘”为“姚”的一个选择。显然老人内心是希望将大泉归还刘氏的。而在这件事上,极有可能,老将军姚镇与孙女,当今皇帝陛下姚近之,会产生某种分歧,甚至可以说老将军的想法,会与整个姚氏、尤其是最年轻一辈子弟的希冀,背道而驰。

姚仙之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该伤心。

爷爷今天精气神很好,出奇的好,以至于有力气有心气,说了许多话,比以前半年加在一起都要多了。

陈平安突然转头与姚仙之说道:“去喊你姐姐过来,两个姐姐都来。”

姚仙之面有苦色,“皇帝陛下如今不在蜃景城,去了南境边关的姚家旧府。”

陈平安愣在当场。

老人在陈平安的搀扶下,缓缓坐起身后,竟然有些笑意,打趣道:“是不是也没跟你打个商量啊,对喽,这就是人生。”

只是坐起身,就已经让老将军神色疲惫,只能手指微动,就当是摆手示意陈平安不要多想了,“后事早就交待好了。姚家子弟,都是见惯了生死的,谁不用太过矫情。年纪轻轻就战死沙场的,茫茫多,没道理一个活到我这岁数的,要走了,反而乌压压挤了一大屋子,乱糟糟的,到时候哭了我嫌吵,不哭好像不孝顺,像什么话。”

陈平安问道:“我能做些什么?”

老人笑道:“不用做什么,只要别再一走杳无音信就行了,哪怕隔了一洲,还是可以飞剑传信往来的。姚家事务,大泉国事,你少掺和。真当自己是咱们姚家的女婿了?当年早干嘛去了?你小子当年要是不故意装傻,愿意多走一两步,说不定……算了,”

姚仙之偷偷咧嘴笑。

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能让朝野上下打鸡血似的去盘根问底,那些屡禁不绝的民间私刻书籍,层出不穷的稗官野史、宫闱艳本,估计就更加挣钱了。而这些极伤朝堂根本、姚氏声誉的书籍,那些隐逸在野的失意读书人,没少推波助澜。姐姐姚近之在称帝之前,这些文字内容不堪入目的书籍就早已风靡朝野,称帝之后,只能说是略微有所收敛,但是依旧春风野草一般,官府每禁绝一茬就又冒出一茬,如今就连不少封疆大吏和地方官员都会私藏几本。

只不过皇帝陛下暂时顾不上这类事,军国大事千头万绪,都需要重新整顿,光是改革军制,在一国境内诸路总计设置八十六将一事,就已经是风波四起,非议重重。至于评选二十四位“开国”功勋一事,更是阻力重重,战功足够当选的文武官员,要争名次高低,可选可不选的,务必要争个一席之地,不够格的,难免心怀怨怼,又想着皇帝陛下能够将二十四将换成三十六将,连那扩充为三十六都无法入选的,文官就想着朝廷能够多设几位国公,武将心思一转,转去对八十六支各路驻军挑肥拣瘦,一个个都想要在与北晋、南齐两国接壤的边境线上为将,掌握更大兵权,手握更多兵马。极有可能再起边关战事的南境狐儿路六将,注定能够兼管漕运水运的埋河路五将,这些都是一等一的香饽饽。

而且皇帝陛下好像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以铁腕治理那些野史,因为一个不小心,就是新帝刻薄,大兴文字狱的骂名。

陈平安果然擅长装傻,只是说道:“我有打算在桐叶洲开辟下宗,可能偏北方一些,但是以后与大泉姚氏,同在一洲,肯定会经常打交道的。”

老人疑惑道:“都开山立派了?为何不选在家乡宝瓶洲?是在那边混不开?不对啊,既然都是宗门了,没理由需要搬迁到别洲才能扎根。难不成是你们山头战功足够,可惜与大骊宋氏朝廷,关系不太好?”

在老将军看来,年纪轻轻的陈平安,能够创建一座宗字头仙府,已经是足够惊世骇俗的壮举,不比自己孙女近之成功称帝,逊色半点。至于下宗这个说法,老将军就当是自己老眼昏花老耳聋,听岔了。

陈平安无奈道:“姚爷爷,是下宗选址桐叶洲,家乡那边的山头,会是上宗山头,不用搬。”

老人神采奕奕,一扫颓态,心中欣慰万分,嘴上却故意气笑道:“臭小子,不想年纪大了,口气跟着更大。怎的,拿混账话糊弄我,见那近之如今是皇帝陛下了,好截胡?当年瞧不起一个尚书府的姚家女子,今儿总算瞧得上一位女子皇帝了?好好好,如此也好,真要如此,倒是让我省心了,近之眼界高,你小子是极少数能入她法眼的同龄人,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近之那丫头,如今心气比以前高多了,又见多了奇人异士和陆地神仙,估计你小子想要得逞,比起当年要难不少。只说那个牛皮糖似的年轻供奉,就不会让你轻易得逞,仙之,那人姓甚名甚来着?”

“金顶观邵渊然,咱们桐叶洲最有希望跻身上五境的地仙之一。”

姚仙之笑着大声答道:“不过在我看来,算不得陈先生的什么劲敌。”

陈平安一阵头大,干脆闭口不言。

老人今天确实说了不少话,不得不闭目养神,沉默许久,才继续睁眼,缓缓开口道:“咱们姚家,其实一直不擅长跟读书人打交道,尤其是官场上的读书人,弯弯肠子太多,一个人明明将一句话的正反,都给说了,竟然还能都占着道理,所以近之会比较辛苦。如果不是有许轻舟这拨武夫,得以佩刀上朝,再加上有那位老申国公,还能帮着近之说上几句话,说不定今儿姚府外边就不是门神、朝廷供奉护卫着,而是软禁了。”

所有在那场战事中丢了口碑和清誉的官员和读书人,然后又侥幸活了下来,当年被他们成功逃入了京畿地界避难,然后如今却未能跻身庙堂中枢和官场要津,这些人,自然而然都会极力反对姚氏掌国一事。都会想要占据道德大义,将国姓重归刘氏。妇人掌国,成何体统。

陈平安说道:“许轻舟?”

姚仙之点头道:“知道他与陈先生恩怨极深,不过我还是要替他说句公道话,此人这些年在庙堂上,还算有些担当。”

许轻舟,年近古稀的老将军了,佩刀“大巧”。如今是大泉的征字头大将军,战功彪炳,许轻舟当年率领所有嫡系亲军,主动赶赴边境,与姚家铁骑始终共进退,一路且战且退,最终守住了蜃景城。赌大赢大。成为继姚老将军之后的大泉军伍砥柱之一。

当年许轻舟还只是一位全盘押注大皇子的年轻将种,与书院君子王颀,草木庵徐桐,申国公高适真,都参与过早先那场围杀陈平安的凶险狩猎。只不过当时许轻舟的选择,极其果断,不惜与大皇子刘琮翻脸,也要当机立断,毅然决然主动退出了那场赌局。结果果真连累家族坐了很多年的官场冷板凳。

陈平安笑道:“恩怨是不小,不过我对许轻舟和申国公,印象还行。”

当年陈平安是与大泉两位皇子都结了死仇,先是三皇子刘茂,然后是大皇子刘琮,刘琮是大泉刘氏老皇帝刘臻的庶长子。长幼有别,嫡庶之分。最终皇帝刘臻还是选择了在文官中极有口碑的嫡子继位。至于三皇子刘茂,早早就转去修道求仙了。在先前那场战事中都没有露面,只是在一座小道观里边潜心钻研青词绿章。

但是在乱局中得以临时监国的藩王刘琮,最终却没有能够保住刘氏江山,等到桐叶洲大战落幕后,刘琮在雨夜发动了一场兵变,试图从皇后姚近之手上争夺传国玉玺,却被一位绰号磨刀人的秘密供奉,联手当时一个蹲廊柱后头正吃着宵夜的矮小女子,将刘琮阻拦下来,功亏一篑。

据说披头散发的藩王被甲士拖出大殿后,极其失魂落魄,再大笑着对着雨幕骂了一句怪话,“老子早知道就等雨停了再动手,不长记性啊,你们就等着吧,小心大泉以后姓陈。”

陈平安一直在小心观察老将军的气脉流转,比想象中要好,先前虽然是回光返照,但是冥冥之中,好像大泉国祚出现了微妙变化,陈平安大致推断出,要么是皇宫里边有一盏类似本命灯的存在,要么是钦天监那边秘密存在一些偷偷僭越文庙规矩的手段,有人在那边剔灯添油,而所添之油,任何仙师和山水神祇,都求不来,因为正是虚无缥缈的大泉国运。难道是姚近之在边关的姚家旧地,又有了什么足可延续国祚的举措?比如说再次为大泉成功拓展边境,与北晋最终谈妥了松针湖的归属,将整座松针湖纳入大泉山河。

佩刀妇人轻轻推开门。

老人说道:“有些乏了,我先睡一觉,不过好像还能醒来,不像以往每次闭眼,就没睁眼的信心了。”

姚岭之将爷爷小心搀扶,让老人重新躺下休息。

陈平安没有立即离开屋子,姚仙之反而拉着姐姐先行离开。

姐弟二人站在外边廊道低声言语,姚岭之说道:“师父很奇怪,直接问我一句,来者是不是姓陈。莫不是与陈公子是旧相识?”

姚岭之的武道师父,正是大泉首席供奉,来自藕花福地的磨刀人刘宗。只不过这位磨刀人,并未泄露身份根脚,在嫡传弟子姚岭之这边都没有提及他的家乡。

姚仙之有些心不在焉,突然问了个问题,“皇帝陛下又不是修道人,为何这么多年姿容变化那么小,陈先生是剑仙,变化尚且如此之大。”

姚岭之压着火气,“皇帝陛下,皇帝陛下!在别处就算了,在自家,你能不能别这么生疏,你知不知道近之姐姐,每次见你这么故意恪守君臣之礼,一口一口陛下,她有多伤心?!”

姚仙之神色淡然,“都当了皇帝,有些小小的伤心算什么。”

姚岭之压低嗓音,脸上怒容却更多,气呼呼道:“不就是当年那场宫门外的早朝斗殴吗,你到底还要埋怨姐姐多久才能释怀?!你是姚家子弟,能不能稍稍顾虑一些庙堂大局?你知不知道,所谓的一碗水端平,到底有多难。姐姐真要公道行事,再不偏不倚,可落在别人眼里,就只会是她在偏心姚家,牵一发动全身,你以为皇帝是那么好当的?你信不信,近之如果只是皇后娘娘,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的那些袍泽,一个个都会被朝廷极为偏袒,何况近之跟你私底下暗示多少次了,让你耐心等着,先受些委屈,因为许多眼前的亏欠,都会从长远处找补回来。你好好想一想,近之为了小心平衡官场山头,多少功劳显赫的姚家嫡系和庙堂盟友,会在那二十四功勋当中落选?难不成就你姚仙之委屈?”

姚仙之双臂环胸,“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咱们都是帝王家了,道理我懂。如果不顾虑大局,我早撂挑子滚出京城了,谁的眼睛都不碍,不然你以为我稀罕这个郡王身份,什么京城府尹的官职?”

按大泉律,郡王与国公并为从一品。

如今除了曾经在大泉一枝独秀的申国公府,已经多出了八位国公爷,文武重臣皆有,大将军许轻舟就是其中之一。

姚仙之恼得一拳砸在弟弟肩头,“你就是个只顾自己心情、半点不讲道理的憨货!”

姚仙之被一拳打得身形一晃,一截袖管就跟着轻轻飘荡起来,看得姚岭之眼眶一红,想要与弟弟说几句软话,只是又怕说了,姚仙之更加任性,一时间百感交集,曾经不惜与一位藩王拔刀相向的妇人,竟是只能转过头去,自顾自擦拭眼泪。

一袭青衫,轻轻开门,轻轻关门,来到廊道中。

姚岭之赶紧收拾情绪,与陈平安说道:“陈公子,京城这边,不会有人胡乱探究你的身份,今天会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会有人秘密飞剑传信去往南边,这个我实在没办法拦住。”

陈平安与她道了一声谢,然后对姚仙之笑道:“你小子就该滚去边关喝西北风,确实不适合当什么八面玲珑的京城府尹。”

姚仙之眼睛一亮,“陈先生,你与爷爷提一嘴?你说话最管用了。都不用当什么独掌一军的武将,我确实也没那本事,随便打赏个斥候都尉,从六品武官,就足够打发我了。”

陈平安笑道:“没问题啊,当然可以帮忙,但前提是你姐方才与你说的道理,你真懂了,才能放你去边关喂马。不然以后京城随便遇到点事情,稍稍风吹草动,你都只会意气用事。你以为自己是个斥候都尉,别人眼中呢?估计耳边几句煽风点火,又有哪个袍泽兄弟在官场受了委屈,估计你就敢率领几百精骑一路杀到蜃景城了吧?换成我是皇帝陛下,让你当个关起门来的太平郡王是最轻松的,管你还能不能再为那些战场上退下来的袍泽兄弟们打抱不平,宫门外的朝会斗殴?踹翻了几个文官老爷啊?说来听听。啧啧,好家伙,当自己是一洲山下无敌手的止境武夫,还是术法通天的山巅上五境仙师啊?”

“年少无知,冲动,冲动了不是?这不都是跟陈先生学的,遇见不平事,管他有的没的,先出拳再说。”

姚仙之一开始听着挺失落,可是越听到后边越开心,嘿嘿笑道:“陈先生你是没见到那一幕,那一大帮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要不是许轻舟当时拦着,我一个人就能全部掀翻在地。如今就没这样的机会了,别说是什么侍郎了,一个户部员外郎都骂不得打不得,金贵得很,早知道当时我就趁着天黑多踹几个。”

姚岭之听得无奈,不过松了口气。

好歹在陈公子这边,这个弟弟不会再说那些阴阳怪气、只会教亲近之人窝心不已的言语了。

陈平安伸出手,抖了抖瘸腿汉子的那截空荡荡袖管,非但没有安慰言语,反而打趣道:“亏得是当府尹大人,没有单枪匹马闯荡江湖,不然堂堂五境的武学大宗师,一个独臂神拳的绰号是跑不了的。怎么回事,是给上五境大妖砍的?如果不是的话,就别跟我扯了,没什么好说道的。”

姚岭之小心翼翼瞥了眼弟弟。

不曾想姚仙之非但没觉得难受,反而一脸得意道:“战场上,险之又险,是一头地仙境界的妖族畜生,剑修!东躲西藏,朝我下阴招,一道剑光掠过,好家伙,他娘的起先我都没觉得疼。”

陈平安看了眼佩刀妇人。

姚岭之笑道:“听他胡吹,乱军丛中,不知道怎么就给人砍掉了条胳膊,不过当时仙之附近,确实有位妖族剑仙,出剑凌厉,剑光往来极多。”

陈平安点头道:“那就当是被剑仙砍掉的,不然酒桌上容易没牛皮可吹。”

姚仙之满脸期待,小声问道:“陈先生,在你家乡那边,打仗更狠,都打惨了,听说从老龙城一路打到了大骊中部陪都,你在战场上,有没有碰到货真价实的大妖?”

陈平安想了想,笑答道:“碰到过一些,有些交过手,有些不近不远的,只能算是双方勉强打过照面。”

姚仙之继续道:“陈先生,我可是说大妖,上五境的那种!有几头?一手之数有没有?没有的话,我对陈先生的佩服,可就要少一半了。”

陈平安伸手拍了拍汉子肩膀,微笑道:“以后别再这么跟人聊天了。”

满脸络腮胡的汉子哈哈大笑。

姚仙之不知不觉,开始瘸腿走路,再无遮掩,一只袖子飘荡随它去。

姚岭之跟着笑了起来,从打仗到如今,她好多年没见弟弟这么笑脸灿烂了。

有些道理,其实姚仙之是真懂,只不过懂了,不太愿意懂。好像不懂事,好歹还能做点什么。懂事了,就什么都做不成了。

所以无论是已经是皇帝陛下的姚近之,与他说什么,还是一直还是视为姐姐的姚岭之,与他说几句,姚仙之都听不进去,不然心里边只会更难受。

三人离开这座院子,重新回到姚仙之的住处。

姚岭之犹豫了一下,与陈平安说道:“陈公子,我拜了个师父,在咱们大泉京城当了多年的供奉,是位武学宗师,先前他好像瞧见了你的身影,就立即赶到,问姚府客人是不是姓陈,我没回答,不过可能师父他老人家已经看出了什么,所以让我捎句话,说他认识种夫子,当年他还与那位种夫子一起对付过俞姓剑仙。”

陈平安点头道:“我与姚姑娘的师父,确实是旧识,如果府上这边没什么忌讳,我就架子大一些,可以让他多跑一趟,来姚府这边叙旧。”

姚岭之说道:“那我这就去喊师父过来。”

陈平安问道:“那位埋河水神娘娘,如今她是在碧游宫?”

姚仙之笑道:“没呢,咱们这位水神娘娘,金身碎了大半,说自己没脸当那水神了,偏不去碧游宫,每天就在钦天监的剑房,哪里也不去,眼巴巴等着文庙那边的一封回信,说她认得文圣老爷,连那左大剑仙,还有文圣老爷的一位小弟子,都见过,都认得。所以她要试试看寄封信给那个德高望重、学究天人,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文圣老爷,看能不能帮她个忙,与山上神仙为姚老将军讨要一枚更好的救命水丹。因为她知道自家碧游宫水府那边的丹药,不济事,帮不了皇帝陛下和我爷爷。”

姚仙之赶紧说道:“对文圣的那些个溢美之词,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与她喝酒后,水神娘娘掰手指,一口酒嗝,一个说法,说得神色无比认真,只不过我是不太信的,文圣一脉那三位,我估计水神娘娘一个都没见过,喝高了与我吹牛呢。虽说左大剑仙曾经的确身在桐叶洲,但是如何会主动去碧游宫做客,与咱们那位水神娘娘见面,没这样的道理嘛。”

陈平安起身与没走多远的姚岭之说道:“劳烦姚姑娘再与水神娘娘也打声招呼,就直接说我是陈平安好了。”

姚岭之离去帮忙捎信。

陈平安跟姚仙之问了一些昔年大泉战事的细节。

刘宗很快就登门来此,老人应该是根本就没离开姚府太远。

陈平安起身抱拳,“刘前辈。”

姚仙之则起身握拳轻轻敲击心口,“见过刘供奉。”

磨刀人刘宗朝那邋遢汉子点点头,然后揉了揉下巴,直愣愣看着陈平安,感叹道:“陈公子愈发英俊谪仙人了,很容易让我遥想自己当年啊。”

姚仙之一头雾水。听着陈先生与刘供奉关系极好?

三人落座。

没聊几句,一位身材矮小的女子急匆匆御风而至,飘落在院中,瞪大眼睛,确定了陈平安的身份后,她一跺脚,“水花酒和鳝鱼面都没了,咋个办?!”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