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陈十一

陈平安双手持刀,没有着急出手。

面对一位跻身年轻十人之列的“同龄人”,这场架该怎么打,有些学问。

要知道那前十之人,可是无先后之分的。

而他才第十一。

而眼前这个真实身份、师传渊源、根脚来历,一切一切,依旧云遮雾绕好似躲藏月中的圆脸棉衣姑娘,她既然敢来此地,肯定是有活着离开的完全把握,不然那条龙君老狗,也不会由着她意气用事。

所以绝不能吓跑了她。

得让她放心更放开手脚,往死里打自己。

何况跻身十人之列,若是打不死一个只排在第十一的,说不过去,传出去不好听。

陈平安向她缓缓行去,一对短刀,在他指间、手背-飞快旋转。

刀光交织,条条流萤,动作太快,刀光太多,光彩不断萦绕裹缠,最终犹如两盏袖珍可爱的团团明月,在陈平安手中。

赊月见那年轻人没有急哄哄动手,也就耐心等着他的起手。

很好奇对方会以什么路数来开门见山,是障眼法的符箓,或是让甲申帐剑仙胚子吃尽苦头的剑修之飞剑?还是纯粹武夫的山巅境拳头?

赊月听说过这位剑气长城末代隐官的不少传奇事迹,尤其是两个说法,不太喜欢记住身外事的赊月,难得记得清楚。

在剑气长城内外,远阿良近隐官,南绶臣北隐官嘛。

至于陈平安当下那个花俏动作,赊月视而不见,要论天下人的“玩月”神通,在她身前,都是玩笑。

昔年那邻居之一的王座大妖荷花庵主,也不过是仗着年龄大些,才沾了些便宜。

她只是视线偏移,左看右看,还是觉得这位在蛮荒天下大名鼎鼎的年轻隐官,就像早年北去时远远瞥见的一眼,相貌不错,但也只是不错,确实不如姜尚真那副皮囊好看。

当然了,男子英俊与否,不重要。女子亦是一样道理。

曾有一位天上邻居说只要遇见对的人,双方眼中便会看见最好看的景sè,如天各一方,日月遥对,目光却亘古不变。

可惜赊月对于男女情爱一道,实在没什么兴致。真心痴缠什么的,她想都无法想象。

陈平安慢慢而行,缓缓而问,一脸疑惑试探性道:“先前天上异象,少掉一轮月,以至于连我这边都能够心生感应,该不会是被赊月姑娘收入袖中了吧?若真是如此,咱俩还怎么打,我不过是身在城头小天地,赊月姑娘却是身在明月大天地……何况我才排名第十一,与你们前边十人,一步之隔,天壤之别,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圆脸姑娘没说那轮明月的去向事,说道:“你要不愿意打,我又无所谓。我本来就是赏景来了,是你非要咄咄逼人,与我喊打喊杀。”

与那桐叶洲姜尚真难怪是好友,都挺不要脸的。

男人不要脸起来,跟年纪大小,果然关系不大。

双方还隔着约莫三十丈的距离,只是对于双方的境界而言,近在咫尺,形容为毫厘之差都不为过。

陈平安在二十丈处停步不前,一个骤然收刀,刀尖朝后,好似在与女子示好,微笑问道:“赊月姑娘,你是客人,你说咱俩该怎么打,先合计出个章程?都由你说了算。不然容易伤和气。”

赊月听而不闻,只是多看了眼对方双刀,说道:“好刀,锐气无匹,敛藏却深。名字是什么?”

陈平安摇头笑道:“路边捡来,不值一提。比不得赊月姑娘囊括大月、炼化天运的通天手笔,可惜先前龙君前辈担心我问道练拳不专心,帮我天地隔绝了,惜哉未能亲眼目睹这等奇绝景象。”

赊月说道:“虽然你一直故意示弱,可是杀心一重,你就藏不住了。你不该将刀光不小心凝为月形的。当然,我猜你还是故意为之。你这隐官,离开城头的厮杀,战役大小细节,早已被编撰成册了,我是能够翻阅的。那斐然最喜欢拿来翻书佐酒。”

陈平安再次停步,无奈道:“难道真是那手持利器,杀心自起?怪我修心不够,更佩服赊月姑娘的眼光独到。至于那位斐然兄,如此仰慕我的话,赊月与我切磋过后,帮忙捎句话,让他干脆随我姓陈好了。”

赊月神sè略微古怪。

陈平安恍然道:“斐然这个臭不要脸的玩意儿,化名已经姓陈啦?先前来此做客,也不事先与我打声招呼,不问自取是为贼啊,斯文扫地!”

太多年未曾与外人言语。

很怀念。

所以陈平安很愿意为她破例。

今天打架,先多言语。多多益善,即便只是多出一句话,能够帮自己打发掉许多的光yīn。

光yīn长河近乎停滞之煎熬心境,陈平安是真真再不想经历第二遭了。

他手中短刀,狭小如匕首,得自北俱芦洲那场山谷厮杀,当时陈平安被一拨割鹿山刺客设伏袭杀。

一场狭路相逢,凶险厮杀过后,不太相信自己运道多好的陈平安,就让隋景澄帮着收缴战利品,其中就给她摸出了这对短刀,分别篆文“朝露”与“暮霞”。事实上不但陈平安和隋景澄起初不识货,误以为寻常。就连那短刀旧主的割鹿山刺客女子,一样不识仙家重宝,之后陈平安是遇到了挚友刘景龙,才被读过杂书无数的刘景龙道破天机,刘景龙不但按照书上记载,传授陈平安炼制之法,而且识破其中一把短刀的“真身”,铭文“逐鹿”,正是史书所载的那把“曹子匕首”,而那曹子,正是陈平安打算以后最新化名走江湖的曹沫。

以后无论是去往蛮荒天下,还是重返家乡天下,对敌一切上五境之下的修士,陈平安会让对方怎么死都不知道。

至于那些个死人,能否见到他真容,知晓他真名,得看陈平安的心情。

当然前提是他能离开剑气长城。

“曹子”曹沫,是那部煌煌史书上的刺客列传第一人。

且有那三败之地,最终被曹沫失而复得。

多好的兆头!

要知道在这剑气长城的城头之上,陈平安的的确确连输过三场。

就当他这晚辈与那位曹前辈沾沾光。总之陈平安保证绝不会让手中“逐鹿”蒙尘便是了。

陈平安当下右手一把曹子匕首,被正史记录为“逐鹿”,那么手中剩余一把,既然史书无载,陈平安就顺着割鹿山,取名为割鹿好了。

先逐鹿,再割鹿!

取名一事。

确实擅长。

赊月说道:“到底打不打?”

赊月当初身在桐叶洲,面对那个“一片柳叶斩仙人”的姜尚真,看似毫无招架之力,除了赊月暂时杀力、境界都逊sè对方之外,也有圆脸女子根本就没想着与姜尚真如何纠缠的初衷。在赊月看来,大道修行,与人打架一事,本就没啥意思,而一场注定打不过对手的架,更让赊月只觉烦心,能躲就躲。而那些她注定能随便打赢的架,棉衣女子却更提不起兴致。所以在那浩然天下,一路独自远游,她从头到尾,出手寥寥。

只是今天面对这个同为年轻十人之一的“隐官第十一”。

赊月确实有些私心。

在桐叶洲姜尚真追杀万里,依旧杀她不得,离去之前,“好心好意”与她心声悄然言语一番,涉及了赊月的大道根本。

好似一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谶语。好像只等她到桐叶洲,来听姜尚真与她说破。

赊月不善言辞,却绝不痴傻,当姜尚真一语道,起先并不当真的赊月,只是听过之后,她就有了一丝道心悸动,毋庸置疑,确实是玄之又玄的大道所指。

姜尚真的言语,像是一首浩然天下的游仙诗,像是一篇残缺的步虚词。

欲想乘船登青天,须有圆满补缺钱,且就五湖赊月sè,卖酒四海白云边。

姜尚真当时没有言语更多,但是先前言语,多有提及隐官陈平安,看似插科打诨,赊月就想要来这边碰碰运气。

不然按照赊月平时的脾气,岂会对这隐官如此出奇耐心。

要么早走了,要么早

早动手再早早离开。

只是如果赊月事后知道真相的话,说不定会想要以一轮明月砸死那个姓姜的。

因为大道机缘在隐官,纯属姜尚真胡扯一通,他不过是要以陈平安“挚友兄弟”,以及落魄山供奉的双重身份,当一回月老,为自己找个弟媳。

所以故意将两个离着十万八千里的“同龄人”,硬扯到一起。可是姜尚真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谶语是真,这涉及到一桩桐叶洲的天大秘闻,历史上曾经只有玉圭宗的老宗主荀渊以及玉圭宗的半个中兴之祖杜懋,知晓此事。

桐叶洲,相传曾有一棵通天梧桐树。

有此高树,便自然会有缺月挂疏桐。

树离天近,月来人间,树月一同,半在人间半在天。

赊月最早会选择桐叶洲登岸,而不是去往扶摇洲或是婆娑洲,本就是周密授意,荷花庵主身死道消之后,别有人月,横空出世。至于周密让赊月帮忙寻找刘材,其实只是附带之事。

可问题在于,姜尚真暗示赊月大道与陈平安牵连,则绝对是假,是姜尚真一个千真万确的胡说八道。

姜尚真对付世间女子,好像总是这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最后偏能让所有女子都误以为一个真。

所以事实上,姜尚真在远离赊月之后,心中痛快大笑,好兄弟,我周肥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算是帮你在异乡找个圆脸姑娘,可以聊聊天。

至于赊月会不会得此机缘,会不会当真补缺大道,姜尚真更是嗤笑不已,关我屁事。

老子这么小胳膊细腿的,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那些个作壁上观远远看戏的,都给老子卷起胳膊下场厮杀来!

再说了,一座蛮荒天下托月山,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他人作嫁衣裳,圆脸小姑娘,会不会竹篮打水月也无,都是说不定的。

因为荀老儿在世时,曾经推演几分,猜测此谶,兴许与那人间最得意的白也,有些关系。

赊月去找白也?

还是周密去找白也讨价还价?

姜尚真想一想就觉得有趣。

反正哪怕小姑娘得不到圆满大道,可我姜尚真白何等大度,都送你这小婆娘一个好友陈兄弟了,还不心满意足?!

陈平安哪里知道这里边的弯弯绕绕。

赊月如果在这里说到了姜尚真,哪怕只有一句半句的,陈平安都说不定能够猜出几分。

可惜圆脸棉衣女子,不太乐意主动提起那个口口声声“弟媳妇”的姜尚真,到底是有些恶心她的言语。

当下陈平安一脸为难,在十步外停下,再次问道:“真不先谈好规矩再动手?初次见面,无冤无仇的,出拳轻了没意思,术法重了有死伤。”

赊月好奇问道:“以前你跟人打架,都喜欢这么絮叨?”

“我不喜欢啊,从前很不喜欢的。”

陈平安收敛笑意,双手持刀,刀尖向前。

关于此事,陈平安曾经在家乡的一处异乡,与马苦玄搏命时,还教过对方如何做人。

陈平安身上那一袭鲜红法袍的两只大袖子,如有丝线自行束缚作绳结,束缚袖口,年轻人微微弓腰,身形佝偻,眼神视线微微上挑几分,“可是你们一直让我不喜欢,我有什么办法?!赊月姑娘,不如你教教我如何由着自己喜好行事?!”

赊月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脸sè和眼神,“少废话,一炷香,来杀我就是。”

赊月抬起手腕,双指并拢,有月sè凝聚如灯,轻轻一挥,月光消散于剑气长城,用以为双方计时一炷香光yīn,蓦然之间,月sè满城头,又以双方清晰可知的速度缓缓昏暗,好似月sè渐次离开人间,凡俗不觉不知,仙人可观可数。

陈平安笑眯起眼,不过已经重新直起腰杆,“远来客人有求,主人不敢不给。”

赊月脾气再好,也有些烦这个人了,对方明明已经如此辛苦隐藏了,依旧心中那么大的杀意,身上那么重的凶戾气,偏要如此笑语盈盈,如故人重逢,与好友叙旧。

她冷声道:“存心杀人,却要糊弄我留力厮杀,你这人,不讲究。”

陈平安点着头,深以为然,略带几分愧疚神sè,嘴上是说道:“我来自人间陋巷,你来自天上明月。赊月姑娘是书上的谪仙人,与我如此讲究做什么,这不是赊月姑娘欺负人吗。”

原来能与谁言语,就是一桩生平快意事。

真是让隐官大人由衷开怀得快要落泪了。

记得以前在那书上,看到有那喜醉饮酒却独醒之人,有那穷途之哭。

当时只觉得圣贤境界太高,自己眼界太低小,所以无法理解为何而哭。当年便觉得以后远游一远,读书一多,就会明白。

等到知道了古人为何而哭,才知道原来不知才好。

古人车行路穷处,犹可原路而返。

所以陈平安以双刀刀身,有样学样,学那女子轻拍脸颊。

赊月每逢生气之时,动手之前,就会习惯性抬起双手,重重一拍脸颊。

陪你这家伙絮絮叨叨这么久,到最后半点没觉得大道契机在此人,还给他说了那么多yīn阳怪气的言语,实在让她嫌烦恼火了。

这会儿还敢学我?!

赊月使劲一拍脸颊之后,随即从她脸颊处,有那清辉四散,化作无数条光线,被她采撷炼化的月光如水,宛如光yīn长河流淌,无视剑气长城与甲子帐的各自天地禁制,细细碎碎的月sè,在半座剑气长城无处不在。

城头站在原地的那个“赊月”,被双刀刺中,一刀断去脖颈,一刀戳中心口。

当然只是赊月的假象,无非是用来勘验对方的出刀速度,以及刀刃锋芒程度。

赊月的本命神通,能够让姜尚真一位仙人境剑修,祭出本命飞剑才找到真身所在,哪怕这隐官合道剑气长城,可终究还只是玉璞境。

赊月能躲能避,更能如玉璞剑仙递出“飞剑”,如仙人修士祭出千百种术法。

赊月要想学习术法,任你如何独门传承、密不外传,只要是在那月sè映照之下,只要境界没有悬殊太多,那么只需被她“见过”一次,她便得到其中真意至少七八分。

真不是赊月瞧不起以手段迭出的隐官大人。

蛮荒天下,论捉对厮杀的手段之多杂,同龄人中,赊月第一,当之无愧。

所以在甲子帐那边的秘录上,这个棉衣圆脸姑娘,有那“天下武库”之美誉。

符箓,飞剑,金身法相,机关傀儡,大妖真身,仙家宝甲,攻伐重器……

我心有所想,便显化所成,材质无非皆为我之月sè。

甚至连那寻常山巅境的武夫体魄,赊月一样想要有,就能有。

只可惜赊月受限于目前的道行,“武夫体魄”,如今止步九境的坚韧程度,而且赊月不太喜欢近身的武夫技击之术,这就像月sè在人间,月却只会高悬在天。

第一个挨了两记短刀的“赊月”,因为赊月有意将其塑造为远游境体魄,所以并无意外,只有一个当场暴毙的下场。

棉衣布鞋圆圆脸的年轻女子,她那假象一碎,月sè消失无踪,无迹可寻。

陈平安虽然尾随另外的赊月之后,跟着一闪而逝,但是城头附近,在他双手出刀之前,就已有一手掌心,异象横生,凭空浮现出一道莹澈无瑕的法印,造化掌心中,敕令五法雷。

这道随心而起的五雷正法,并不击杀赊月假象,对付一个远游境武夫的对手,哪里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只是雷光大震,在双刀杀敌之前,就已经普照光明数十丈内,为的就是用以查探之后消散月光的蛛丝马迹,若是两者短兵相接,哪怕只有一处细微的对撞,那么陈平安足可占到一线先机,一线就是万一,陈平安就有希望让其变成山上山下捉对厮杀的一万!

敌手之万一,我便给你一万。

以诚待人,厚礼待客。

称你心遂我愿。

只可惜那赊月姑娘太见外,没有留下这点破绽。

也好。

不然所谓的天下年轻十人,岂不是让

人太失望。

不然你们有什么资格与她跻身同列?!

陈平安在小天地天幕处,双刀搅烂一大团月sè,然后御风悬停,俯瞰城头。

那赊月身形由一化三,相互间相隔极远。

陈平安除了两把真正属于剑修的本命飞剑,笼中雀,井中月。

还有两把身为练气士的大炼飞剑,初一和十五,外加两把恨剑山剑仙仿剑,咳雷与松针。

陈平安心意微动,咳雷与松针风驰电掣,直奔其中两个姑娘而去。

陈平安自己则一个缩地山河,瞬间出现在数千丈之外,对付其中一个竟然面对自己,还摆出了一个对敌拳架的赊月。

先前那远游境体魄不堪一击,你便换了山巅境体魄,来掂量自己的山巅境拳头有多重?

真当自己是那萧愻出拳?!

只看那赊月第一拳对敌,饶是陈平安这般喜欢高看对手一眼再一眼的小心人,都要觉得她的拳法太糙,神意太假,底子太差。

兴许这位武夫赊月,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速度不慢,有几分当年那郁狷夫问拳时的感觉。

一袭鲜红,大袖翻摇,手持双刀,辗转腾挪,流萤不断,追逐敌人,切割天地。

武夫赊月空有山巅境体魄和所学拳法,却只能一退再退,只能躲避再躲避。

哪怕她转移速度,始终略胜一筹,可陈平安数次“恰巧”出现在她撤退处,险象环生。

她本意是稍稍问拳在对方身上,试试看对方的体魄坚韧程度,只是双方如此问拳,她如何能够得逞。

同样是山巅境,同境的纯粹武夫,确实还是差距太大。

一刀即将捅穿对方肩头时,陈平安竟然身形拧转,换了一肘,轻描淡写砸在赊月额头之上。

赊月倒滑出去十数丈,由月sè凝聚而成的一双布鞋,稀烂粉碎,她止住后退身形之时,才重新“穿上”一双新布鞋。

那个年轻人,身体微微倾斜,又后仰,就那么将后背让给一位山巅境武夫赊月,笑望向她,神sè懒洋洋问道:“是不是半点不好玩?”

武夫赊月面无表情,身穿“棉衣”的圆脸姑娘,身上多出了一件仙气飘然的华美法袍,而在法袍之外,则又多出一副兵家宝甲,宝光流转,七彩缤纷,绚烂至极。

法袍认不得,可那宝甲却有些猜出端倪,陈平安瞪大眼睛,恢复了几分包袱斋的本sè,好奇问道:“赊月姑娘,你身上这件幻化而成的宝甲,可是名为‘七彩’的甘露甲?对了对了,蛮荒天下真不算小了,历史悠久不输别处,你又来自月中,是我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神仙种,难不成除了七彩,还见识过那‘云海’‘霞光’两甲?”

好友钟魁,读书多,学问大,当年一眼就认出了魏羡身上披挂甲胄的来历。

佛国,花苞,山鬼,水仙,霞光,彩衣,云海,西嶽。

总计七件最早的“祖宗”甘露甲,除了陈平安得手再转借给魏羡的那件西嶽,按照钟魁的说法,如今据说只剩下山鬼和彩衣,还曾有过现世的记录,其余的都已不存于世。

武夫赊月默不作声,再起拳架,朝那欠揍至极的年轻人,勾了勾手指。

拳头再硬,人与双刀,再神出鬼没,你当真便能杀人吗?

女子眼神似乎在说,有本事彻底打烂这副武夫体魄,说不定就与你言语一二。

陈平安想起那件得之侥幸的西嶽甘露甲,便很难不想起一些人和事。

有些时候,不得不承认,所见越多,所知越多,并不轻松,不全是好是。

因为容易认命。

好在陈平安从来认命,就是为了可以在某些时刻不认命。

不然世事,一旦不小心悲欢相通了,反而会让习惯最小心的人,格外难以消受。

既然那赊月姑娘自己找打,自己就拿出点诚意来。

身为纯粹武夫,太计较男女授受不亲,不够豪杰!

陈平安转过身,以袖中乾坤的上五境神通,收起那得心应手的一对法刀。

问拳一事,求之不得。

陈平安恨不得她递出千百拳,以她这副山巅境武夫体魄的巅峰拳意,砸在自己身上。

只是陈平安将自己山巅境压在一境最低处时,哪怕武夫赊月速度足够快,竟是半点没有主动出拳的意思,摆明了要么与陈平安对上一拳,要么以体魄加法袍再加七彩甘露甲,挨上一拳。

陈平安要是敷衍了事,赊月又无所谓,反正只有一炷香功夫,时辰一到,她就准时走人,离开剑气长城。

所以陈平安只好不再藏私得令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不但出拳加重,也略微加快身形几分,一拳打烂那真假两可说的甘露甲,再一拳打烂那件不知名称的法袍,最后一拳打爆武夫赊月的头颅。

皆化为月光。

赊月知道再以此试探年轻隐官的九境,毫无意义,身形原地消散,身形由一化十,散落在半座剑气长城各处,崖畔与那城头一端,就有两位。

不再有那好说话模样的什么圆脸姑娘,身姿形象各异,有那金身法相,有御剑仙人,有妖物真身。

哪怕与剑气长城合道,陈平安依旧有些吃不准赊月的真身所在,九假一真?可能皆真,抑或全假。

这些不知真假的存在,异口同声问道:“你为何不动用那些从画卷走出的剑仙?岂不是更加省时省力?”

陈平安笑道:“一炷香光yīn,其实很久很久。只不过我是个无事可做的,所以十分珍惜点点滴滴。”

言语之间,陈平安脚踩一物,身形缓缓升空,因为他脚下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仿白玉京建筑,如水落石出,一点一点现出全貌,最终白玉京之巅,不断高耸升天,以至于近乎触及天幕之顶才停止。

身穿一袭道门“绛紫”天衣的年轻隐官,仿佛一位真真切切的白玉京仙人,道法通天,故而得以在此闲庭闲步。

他双脚一步步踩在白玉京之巅,最后走到了一处翘檐最为勾心斗角处。

陈平安伸手一抓,手握一杆剑仙幡子,轻敲身畔天幕虚空处,一圈圈涟漪荡漾而起,层层环环无穷尽。

赊月突然问道:“我不是那刘材,你好像有些……愤怒?你是对那刘材,有些猜测了?因为我不是刘材,便印证了你心中某些所想?”

陈平安神sè如常,随口笑道:“怎么可能。赊月姑娘莫要如此疑神疑鬼。一个能让赊月姑娘看遍天下月sè、踏破好多棉鞋都找不着的家伙,我如何去猜。”

一炷香,已过半。

陈平安一瞬间静心凝神,如沉入古井之底,心神幽幽,如逍遥游,心念追随涟漪四散,微笑道:“赊月姑娘,身为妖族修士,以后取名,要悠着点。不然容易泄露大道根脚。这是行走江湖大忌,切记切记。赊月赊月,太过明显。不如学那斐然,文采斐然,一听就只是个斯文书生。认祖归宗姓陈之后,就更好了。”

那十个赊月,似乎有那“你道高一尺,我就魔高一丈”的争胜心思,由十化百百化千,城头之上,处处是她。

其中独独一位以真容现身的“赊月”仰头望向那座巍峨建筑,笑道:“可我名字都已经取好了,天下皆知,还怎么‘以后’?何况我又不想改名。”

天高处有阵阵清风徐徐过,年轻人衣袂与鬓角一起吹拂而动。

他微笑给出答案,“下辈子啊。”

赊月倒是没有太过忌惮陈平安接下来的手段,她只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才是第十一?!

而站在仿白玉京最高处的那个家伙,似乎一眼看穿了赊月心思,说道:“若不是身在此处,占了些天时地利,我一定连第十一都排不上。”

赊月突然有点想要跟他动真格的了,不再只是试试看。

陈平安没有画蛇添足多说什么,只是稍稍扯动嘴角,一闪而逝的玩味神sè,却恰好让赊月恰好一览无余。

似乎在说,我打死你肯定不太行,你打死我其实也不行,那咱俩就都认真点,再试试看。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