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一章 君亦且自疑

无需陈平安开口请求,陆沉便心领神会,就像为陈平安翻检起一幅好像丢在书箧内的废弃画卷。

泼墨峰山顶的两位修道之士,就像两尊俯瞰大地苍生的神灵,视野中,群山小如芥子,江河细若丝线,只是其中人与物全貌却纤毫毕现,无所遁形。

只见这幅山河画卷内,没有云游至此的草鞋少年,就跟着没有了从桐叶洲赶来合欢山地界的裴钱,其余人事一切照旧。

病秧子货郎和那起锅煮肝肠的汉子,依旧被来自天曹郡张氏的少年剑修斩杀在此,只剩下鹤氅文士与撑伞的无头女鬼,两拨人分别赶赴丰乐镇。化名青泥的黝黑少女,被周楸托付给戟髯蛙腹的老武夫戚颂带离小镇,弟子吕默随行,在那山岭崖石上,依旧见着了护国真人程虔和即将占卜的张筇,张筇仍然只因为少女来了天葵月事,犯了卜卦的忌讳,老人便收起了那几枚龟甲。只因为吕默未曾遇见陆沉,这位前身曾是龙女身边体己人的女子武夫,她今世便失去了那桩能够转去修行道法的天大造化,由于陆沉没有走那趟百花湖龙王庙,山脚那头石鼋便依旧忍气吞声,花厅之内,暑月府张响道一家三口,水府老巢无恙,虞醇脂母女三人在那边落座款待贵客,就只是换了些说辞。还有几分书生意气的楔子岭白府主,不愿去给谁溜须拍马,便只能是独自饮酒,也没有当那“冤大头”,袖中便没了本该可以只用一颗雪花钱买来的花鸟画册……酒过三巡又三巡,府内人人酣饮,浑然不觉一顶风流帐的撑开铺设,本该姓楚的坠鸢祠山神娘娘,依旧不胜酒力,虞游移将那颗头颅丢到山脚院落后,返回山中,坐在她身边……时辰一到,青峡岛秦傕和老龙城符气都已悄然离开合欢山,与那张响道虚与委蛇的虞醇脂得到一句心声密语,她找了个由头,便带着两个女儿离开花厅,让她们与虞阵汇合,立即退去家族祠堂内避难,一旁宴客厅内的虞游移神色复杂,她主动与那山神娘娘喝了一杯交杯酒,惹来一众野修精怪、淫祠神灵的侧目,山神娘娘脸色惨白无色,心中空落落的,好像预感到了大难将至,她却只能怔怔看着虞游移的离去背影。合欢山和丰乐镇接壤处的山门口,怪虫如潮水般涌向那棵合欢树,多年未曾开花的合欢树蓦然花开如撑红伞,粉丸府内所有宴客厅,脂粉气弥漫如浓雾,鹤氅文士如醉醺醺酒鬼倒地不起,随后山崩地裂一般,坠鸢、乌藤两山翻转,毫无征兆出现了一桩灭顶之灾的祸事,粉丸府内,墙壁倒塌,地衣撕裂,出现无数条裂缝,后知后觉如琵琶夫人娇叱不已,强提起精神,运转气府灵气,她就想要御风逃离险境,却被一杆眼熟至极的雨幡将她拦腰打断,猿猱道上开府的精怪,与那携带两位妖艳侍女来此蹭吃蹭喝的魁梧精怪,都被快若电激的一根根古朴铁鋋给洞穿身躯,尤其是那些现出金身的一尊尊淫祠神灵,试图联手挡下此劫,其中山神李梃更是暴跳如雷,大骂赵浮阳和虞醇脂这对狗男女丧心病狂,张响道与道号“龙腮”的青年被赵浮阳的出窍阴神打了个头颅稀烂,张响道使出一桩遁法却被阴神拽回粉丸府内,连同身躯皮囊一并研磨殆尽,鲜血横流,一众暑月府水府佐官胥吏更是无一逃脱,如两蛇交尾的上下两山在大地之上,剧烈翻滚,尘土蔽天,方圆千里之地,闷雷震动,察觉到不对劲的程虔与张筇,立即让戚颂和张雨脚去联系青杏国柳氏皇帝在内的各方势力,他们只带上张彩芹,想要阻拦赵浮阳那场不择手段的“证道破境”,可惜大势已成,果然按照赵浮阳的预料,不但他得以“盘山”成功,跻身元婴境山蛟,就连道侣虞醇脂也只因饱餐一顿,顺利成为一头元婴天狐,只是境界尚未稳固,赵浮阳现出真身,躲过程虔他们的攻伐术法,躲不过就硬扛,虞醇脂为了让赵浮阳带着虞阵这几个子女逃离围剿,她不惜拼死,手段迭出,拖住程虔和张筇,最终被程虔以数道雷法劈中,虞醇脂身形坠落在地,生死不知,赵浮阳只管横冲直撞,路上山水神灵、各国修士见机不妙,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主动避其锋芒,山蛟也不伤人,唯有女子剑仙张彩芹毅然决然出剑,霎时间夜幕亮如白昼,繁密剑光如箭矢雨坠,伤及那条山蛟庞然头颅,可惜依旧未能阻滞山蛟的逃窜身形,她反而被蛟尾砸中,张彩芹被砸入泼墨峰之巅的崖壁中,等她收回本命飞剑,呕出一口鲜血,只能眼睁睁看着远处快若奔雷的赵浮阳逃出生天,最终被他逃入一处秘密设置的山中洞府阵法内,不知所踪……

画卷景象一变,只见青杏国京城一处香火凋零的小道观内,不易察觉的假山石壁间,盘踞着一条血肉模糊的“小蛇”,尺余长,头生虬角,已有龙貌,山蛟蜷缩,收敛起那股本就浅淡的血腥气,闭上眼睛,开始养伤。这条山蛟腹内别有洞天,虞阵赵胭等人黯然神伤之余,恨意滔天。他们心湖内,响起赵浮阳的一个沉稳镇定的嗓音,程虔不敢杀你们娘亲的。

只是不知为何,山脚的那座丰乐镇,在这场劫难中,却好像桌上的豆腐块,被赵浮阳以蛇尾有意无意推出了战场。

只说山脚那个凡俗夫子的账房先生,当时就连同那张桌子摔入小镇,只是摔了个七荤八素,小镇阳间活人,竟是无一死亡。

程虔御风悬停在边境线上空,貌若少年的老真人,脸色铁青。

地上,昏死过去的虞醇脂蓦然坐起身,她捋了捋鬓角,神态自若,面露讥讽笑意。

青杏国在内,从各路神灵到山上修士,再到那几支几乎可以说毫发无损的朝廷兵马,皆是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尤其是柳氏之外的两国带兵武将,俱是一般心思,此次出兵,对他们来说,雷声大雨点小又如何,如此才好,反正他们白得了一份开疆拓土的战功,至于青杏国柳氏那边,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尤其是那金阙派垂青峰,与天曹郡张氏,岂不是与那赵浮阳结下了一桩已成死结的死仇?

一辆马车内,青杏国太子殿下看着刚刚送来的三方宝玺,完好无损。赵浮阳意欲何为?

老皇帝神色复杂,放下手头一份内容粗略的谍报,沉吟许久,说道:“立即传令下去,将狐妖虞醇脂关押起来,必须严密看管,不得有误。”

年轻太子点点头,就要起身离开车厢,老皇帝担心他不明白其中关节,毕竟事关重大,出不得差池,便只好说得详细了,耐心解释道:“别让程-真人一怒之下,打杀了这头合欢山狐仙。总之记住一点,垂青峰那边若有异议,你就说朝廷要将她交给观湖书院处置发落。”

虞醇脂怀揣着一本账簿,上边清清楚楚,记录着今夜丧命于粉丸府那拨访客的罪证,暑月府张响道,琵琶夫人,那拨“大妖”,以及乌藤祠庙山神李梃,都在此列,厚厚一本册子,年月日何事,都有据可查,然后用了个“等”字,坠鸢祠山神娘娘,清白府白茅,又都在此列。

与此同时,赵浮阳在山蛟真身挨了张彩芹那一剑时,他曾以心声与她言语一句,合欢山与天曹郡张氏的恩怨,到此为止。

故而这位从头到尾都在假装境界尚未稳固的崭新元婴地仙,山蛟摆尾,力道掌控得极有分寸,并未伤到张彩芹的大道根本。

陆沉收起这幅特殊的光阴画卷,笑道:“再往后看,就无甚意思了。”

显而易见,纸面上占尽优势的谱牒修士,输给了一位极为纯粹的山泽野修。

陆沉微笑道:“如此看来,程虔欠了隐官大人两份人情才对。”

天地薰然成其图形,日夜无隙而与物为春。

夜幕里的人间,就像一个暂作休歇的少年,只等白昼,就会继续远游。

陈平安根本没有就那场厮杀发表任何言论,反而没来由问道:“吾洲的合道灵感,是不是与你的那篇德充符有关?”

吾洲如果单凭炼物这条路,即便她身负十二高位神灵之一的“铸造者”神通,依旧无法跻身十四境,大道太过支离破碎,难以归拢为一,身外物反成大道累赘,就算她炼制出来的仙兵数量再多,依旧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至多是帮助她稳居飞升境当中的第一人,但是最终与岁除宫吴霜降、玄都观孙观主这些崭新的十四境大修士,还是会随着光阴推移,距离越拉越大。

“慎言慎言!”

陆沉被陈平安半点不讲江湖道义的直呼其名,吓了一跳,连忙挥动一只道袍袖子,祭出一张秘密炼制的符箓,免得被吾洲那个脾气暴躁的凶悍婆姨给听了去,误会他跟陈平安有什么密谋。亏得他们不是在青冥天下,陆沉还有补救的机会,不然就真是满裤裆黄泥巴了,吾洲历来心性多疑,她耐心又好,肯定要与陆掌教纠缠不休个几百年。

“贫道哪敢贪功。以她的坚韧道心和绝佳资质,走不走这条补全‘支离’道路,她都一定可以跻身十四境,时间早晚而已。”

陆沉抬手搓脸,苦涩道:“就只是一个‘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罢了。”

所以陆沉并无些许施恩之心,吾洲也绝对不会念这份情。

陈平安继续问道:“如果我与她在某天狭路相逢,她会不会依仗境界,强取豪夺?”

因为陆沉在此篇中,列举了一系列形骸不全、肢体有缺陷却道全德完之人,各有各的残缺,例如目盲耳聋、跛脚驼背等。

之前按照吴霜降的说法,这位道号“太阴”的十四境女冠,如今已经盯上了拥有“行刑”和“斩勘”的陈平安。吴霜降还曾泄露天机,若非姚清帮忙护道,与吾洲达成了某个秘密契约,否则身怀一枝破山戟的白藕,这位青神王朝的女子国师,恐怕过不了吾洲这一关。

吾洲确实是一个狠人,早早将自身魂魄,躯干百骸和筋骨血肉,甚至是发丝都炼化为虚,简而言之,她等于将自己炼为了一件本命物,来了一个最为彻底的形解,破而后立,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用一座太虚境界承载万物,故而如今的吾洲,是为“人貌而天虚”,介于至人与神灵之间。

陆沉用了个婉转说法,“你要是飞升境圆满剑修,或是与她境界平起平坐了,想必她就不会为难你,路上遇见了,点头致意,各走各路。”

言下之意,只要陈平安境界不够,将来对上吾洲,就肯定留不住那两件远古高位神灵遗物。

直觉告诉陈平安,自己只要去往青冥天下,在到达白玉京之前,就一定会遇到吾洲,而且到时候双方相逢,肯定不会太过融洽。

白玉京陆掌教有一点好,只要有谁虚心求教,陆沉就一定报以真挚言语。

陆沉伸手抓起地上的一颗石子,所谓布阵,只是背剑少年的障眼法罢了,专门用来坑那些喜欢疑神疑鬼之辈,却是有意以假乱真,好让对方在“戳穿假象”后,误以为背剑少年是在虚张声势,就跟鞘内空空如也是一个道理,即便草鞋少年只是陈平安的一具分身,岂会不懂几手剑术?

“虽说神仙难钓午时鱼。”

陆沉掂量着石子,微笑道:“可那条极难寻着的漏网之鱼,还是被贫道找到了。”

陈平安小有意外,这么快就找到行踪了?

陆沉斩钉截铁道:“贫道看人奇准,确定过身份了,此子必成大器!”

陈平安问道:“是打算将他收为嫡传,带回白玉京,在南华城那边修行,还是放养在浩然天下,交由曹溶等弟子帮忙盯着?”

陆沉将手中石子抛出崖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如今走到了一处岔路口,接下来怎么走,贫道想要再等等,再看看。”

两两沉默片刻,陆沉神色古怪,摆摆手晃了晃,就跟赶蚊子差不多,似乎想要驱散心中阴霾,随口问道:“就不问问是谁?”

原来先有合欢山赵浮阳,私藏一幅陆掌教的画像,僭越打造一顶莲花道冠,诚心诚意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以白玉京南华城一脉的授箓道士身份,行走天下。

再有金阙派当代掌门程虔,正因为这两件小事,就对赵浮阳起了杀心,在那天曹郡张氏老家主身边,蹦出一句咬牙切齿的“无此道而为此服者,其罪死”。

贫道谢谢你们啊。

这算不算上梁不正下梁歪?没理由,不能够啊,贫道出门在外,一向广结善缘,持身正派。

陈平安摇摇头,反而询问起先前陆沉抖搂的那一手符箓,“此符有无名称?”

陆沉收起心绪,笑道:“暂名‘回头见’,与开弓没有回头箭恰好相反,其实‘后悔药’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

陆沉笑问道:“如果早知道赵浮阳会这么做,你是不是就会以真身来此。”

陈平安点点头。

陆沉对此心知肚明,有个疑惑,困扰陈平安已久,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一个先生能够说服自己、先生再去说服学生的答案,所以先前陈平安才会询问周楸和刘铁那个问题,希望换一个角度来破题。

一件事,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果,不同的人来做,有什么区别。

可惜刘铁这个大老粗答非所问,周楸却是心有顾虑,不愿开口言说她的真实想法。

陆沉轻声说道:“一个内心不够强大的人,频繁自省,否定自我,只会让人更加软弱。”

“做人知足,做事知不足,如是而已。”

陈平安蹲下身,取出那枚相依为命许多年的朱红酒葫芦,喝了口酒,神色淡然道:“心下较些子。”

陆沉转头望去,眼前陈平安,身材修长,气态清灵,头戴金冠,穿青纱法袍,手捧白玉灵芝,踩蹑云履。

与那粉丸府内背剑的草鞋少年,双方不说容貌,便是气质,也是判若两人。

脱胎换骨这个说法,最早本就是道家语,用在他们身上,十分衬景。

陈平安的每一副分身,都是有些深意的,比如眼前这位,大概就是一位地仙资质修士的“本来面貌”,若是年幼时本命瓷未曾打破,或是早早离开骊珠洞天,被宗门、仙府吸纳为祖师堂嫡传,或是只需等静待后来天时有变,泥瓶巷少年便可以应运趁势而起,抓住了几桩道法机缘,一路修行顺遂,逐渐褪去泥土气息,换上满身道气。

而那个身材消瘦的背剑者,大概就是未曾花钱买山的泥瓶巷少年,单纯靠着一部拳谱,登堂入室,拳意上身,就此走上了一条纯粹的武学之路,离乡后闯荡江湖,可能会如某位大髯游侠那般投军入伍,四处漂泊不定,再落叶归根,也可能是学某位宋前辈早早积攒下一份家业,有一天会金盆洗手,含饴弄孙。

至于当下在禺州境内那座寺庙,手持游山之杖,登山看云起的儒衫文士,兴许就是既未修道、也未习武的一位读书种子了,在大骊官场仕途升迁,可能会飞黄腾达,衣锦还乡,光耀门楣,也可能郁郁不得志,或贬谪或辞官,归隐林泉,赏花玩月。

陈平安受限于当下的元婴境界和符纸家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打造出来的七具分身,修士武夫境界都不高。

倒是陆沉身边这位,作为辅弼、藏在暗处的两位“陈平安”之一,算是舍得下本钱了,用上了一张材质极为稀缺的青色符纸,所以才能塑造出一位金身境武夫的骨架器格,相信另外那位陈平安,就该是一位金丹地仙了,如果陆沉没有猜测,定然是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的粗鄙形貌,让人一看就是那种混江湖的莽夫,实则却是一个拥有数把飞剑的练气士,反观泼墨峰这个一看就是个仙风道骨的山中神仙,若是有谁觉得修士身体孱弱,试图近身搏杀,只会倒灶。

兴许落在山巅修士眼中,陈平安这些谨小慎微的举措,都是些滑稽伎俩。

可能够看破真相的山巅修士,除了吾洲这种与陈平安起了大道之争的修士,属于个例,换成一般的飞升境,又有几个能不把城头刻字的“年轻”“隐官”当回事。

隐官这个头衔很有分量,尤其是“年轻”这个前缀更可怕。

就像陈平安在托月山一役,在那山巅,胜负已分,尘埃落定,负责镇守托月山的大妖元凶,这位深藏不露的飞升境剑修,一颗头颅被斩,难免心有不甘,觉得陈平安是靠着凭空得来的境界,又依仗那把长剑和纯粹神性,属于胜之不武。

当时陈平安只用一句实话,就让那位托月山大祖首徒心服口服。

大致意思,陈平安要是有他的悠悠道龄,那场问剑,他都看不到陈平安的人。

就在此时,夜幕沉沉,氤氲府赵浮阳现出一尊巍峨法相,屹立于坠鸢山祠庙之上,怒道:“程虔,张筇,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处心积虑,谋划至今,殊不知千算万算,赵浮阳如何都算不到闭关之时,即将正式炼山,却惊骇发现坠鸢、乌藤两山纹丝不动,铁板一块。

远处石崖那边,金阙派掌门真人与天曹郡张氏家主,只觉得赵府尊骂得很有道理,设身处地,换成他们,恐怕也会如此失态。

陆沉笑呵呵道:“一方骂得理直气壮,一方被骂得不算冤枉,歪打正着。”

云海中一条仙槎渡船隐匿踪迹,那位湘君祖师捎上温仔细和老妪,遥遥使了一门缩地神通,来到合欢山的山门口。

温仔细瞧见那棵密密麻麻攒集着虫子的合欢树,再抬头望向山顶赵浮阳那尊气急败坏的法相,笑道:“这是闹哪样。”

湘君祖师还是没有与他们说明来意,而且没有选择御风,只是徒步登山。

一个年轻的账房先生站在桌上,看着那三位道貌不俗的不速之客,账房先生畏畏缩缩,牙齿打颤,问不出话来。

温仔细稍稍放出一身拳意,山路上就响起一阵爆竹声响,时不时瞥向山顶,随口问道:“湘君祖师,这么个声名不佳的金丹野修,反正恶贯满盈,不如打杀了吧?”

湘君祖师默不作声,竭力稳住道心。

那位昔年只能通过灵飞观祖师堂所悬画像瞻仰一二的祖师爷,如今他可能就在山中某地,由不得她不紧张万分。

至今记忆犹新,在她年幼时,成为亲传弟子后,师尊曹溶第一次带她去祖师堂祭拜祖师挂像,师尊敬香时的那种肃穆,凝重,对那幅画像的敬若神明。

但是也有可能,祖师爷只是下了一道法旨给她的师尊,让她带着温仔细赶来此地,那位掌教兴许远在天边,掌观此地山河?

她深呼吸一口气,以心声提醒身后两人,“到了粉丸府再说。”

老妪更是内心惴惴,不知身边这位上宗祖师为何会选择此地落脚。

不过身为清静峰峰主的刑紫思来想去,自家金仙庵都是问心无愧的,与此地山主赵浮阳也无半点利益纠葛,既然如此,身正不怕影子斜,上了山,见着了赵浮阳,只管见招拆招,切不可此地无银三百两。

赵浮阳低头一看,先是既惊且忧,辨认出金仙庵一脉的老妪,再加上那位女修的头顶道冠,赵浮阳很快就心中大定,犹豫片刻,收起法相,穿上一身道袍,戴上那顶珍藏多年的莲花冠,只是很快就摘下道冠,只以金阙派金仙庵一脉的授箓道士装束示人,来到山路这边,打了个稽首,毕恭毕敬道:“金仙庵一脉悖逆弟子赵浮阳,拜见上宗湘君祖师,温仙师,拜见刑峰主。”

湘君祖师皱眉,似有不解。

难怪陆祖师会让自己来此合欢山,是希望帮着赵浮阳解围脱困?

事已至此,刑紫立即与湘君祖师解释起来,说赵浮阳早年确是金阙派外门弟子,而且还是某位师伯私底下的亲传弟子,只是垂青峰修士从中作梗,将赵浮阳的根脚身份小题大做,赵浮阳不愿连累那位师伯的山上清誉,才会一气之下离开金阙派。

湘君祖师点点头,对此不置一词,说道:“我们几个,先施展障眼法,去府上落座。”

她再让赵浮阳去取来礼单。

赵浮阳哪怕心急如焚,仍是不露声色,去山脚那边与账房先生要来一本册子,再返回山道这边,低头双手奉上。

这趟往返期间,赵浮阳猜测自己身为东道主,之所以无法盘山,敢情是被这位道门宫主女冠动了手脚?提醒自己无需大动干戈?莫要与那同为灵飞宫下山弟子的程虔,相互间伤了“同门情谊”?

湘君祖师翻阅礼单极快,她手持册子,有意挑选一个角度,等翻到最后一页,她蓦然道心一震。

快速合上册子,她心中幽幽叹息一声,眼神却有悄然炙热起来。

果然!在最后一栏,写着三个客人的名字,陈仁,郑钱,道士陆沉。

按照礼单账簿显示,贺礼是……人手两颗雪花钱?

不愧是自家陆祖师,确实喜好游戏人间。

就是不知道这陈仁与郑钱,又是何方神圣?

莫非是那化名郑钱的女子宗师,落魄山裴钱?

同理,陈仁,是那位年轻隐官的化名?

只是顷刻间,上五境女冠便出现了些许的神色恍惚,等她再低头望去,礼单上边便只有“道士陆沉”一人了。

被剥离出些许记忆的湘君祖师浑然不觉,她只是将那簿子默默收入袖中,说道:“我们三个今夜拜访,赵府尊不必对外声张。”

赵浮阳低头领命。说是不必,实则不可。

他们进入粉丸府后,湘君祖师让赵浮阳去忙自己的事,她最终驻足时,只是扫了一眼,有些失望,只因为她未能瞧见那位陆祖师,也对,陆祖师若真想真人不露相,她就只会对面不相识。

她此刻只觉得几座宴客厅内,似乎人人都像是陆祖师。

赵浮阳返回家族祠堂那边,道侣虞醇脂魂不守舍,盘山不成,难道束手待毙不成?虞阵赵胭几个,也是手足无措,对视无言。

湘君祖师稍作思量,挑了一座相对僻静的偏厅,带着温仔细和刑紫在一张空桌旁落座,邻桌那边,坐着个仿佛眼高于顶的背剑少年,一旁是扎丸子发髻、脸上雀斑点点的年轻女子,还有个鹤氅文士模样的枯骨鬼物,以及一个模样勉强能算眉眼清秀的……光头和尚。

山巅秘传一事,白玉京陆掌教与那白骨真人大有渊源,莫非隔壁桌这位看似境界低浅的坟冢枯骨,是祖师爷的某种暗示,正是?

湘君便忍不住打量它数眼,那位鹤氅文士便与这位陌生女修微笑点头,湘君祖师便愈发惊疑不定,莫非眼前这位,当真是?

老妪正襟危坐,小心翼翼猜测湘君祖师的此行用意,温仔细坐下后,更是一头雾水,聚音成线密语道:“湘君祖师,这是作甚?”

湘君其实此刻一样没个确切主意,一门心思猜测那鹤氅文士的是与否,她只好敷衍了事一句,“我这边自有打算,你只管随意吃喝。”

她犹豫许久,壮起胆子尽量以平稳语气,心声言语,与那腰带悬挂一串兵符、玉佩的坟冢鬼物发问一句,“敢问,你是?”

白府主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修给主动搭讪了,只当是时来运转,顿时心痒痒起来,可到底自恃是个读过圣贤书的,习惯性端架子,咳嗽几声,白茅想起方才陆道长显摆过的一句酸文,好像赶巧可以现学现用,便与那女修胡乱摆谱一句,“萍水相逢,何必问姓名,对酒疑梦,君亦且自疑。”

章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