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叠阵

如今的周清高,曾经的甲申帐领袖竹箧,就如郑居中所打趣的这个说法,确实是两座天下公认的陈隐官头号崇拜者。

在陈平安驻守半截剑气长城的时候,竹箧就曾请求年轻隐官允许自己登上城头,要与陈平安请教,一同复盘战局。

后来文庙和托月山的双方议事成员,两座天下遥遥对峙,周清高在言语之中,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陈平安的仰慕。

于玄扫了眼被郑居中销毁的符箓灰烬,点头道:“好符。”

就是画符者的手段阴损了点,而且显得处心积虑,明显是在刻意针对这位年轻隐官。

因为此符有门槛限制,需要收集一个人的血液,此外毛发,指甲,唾液等,皆可作为这道符箓的“符纸”,若是画符者能够拿到敌对练气士的本命精血,或是能够攫取部分魂魄、心神,绘制出的符箓品秩当然就更高,再在符箓上绘画出练气士的形象,写上确切无误的生辰等,才算符成。

陈平安微微皱眉,在心中迅速盘算了一下。

当年在剑气长城,不光是陈平安自己极为谨慎,作为宁府管家的白嬷嬷,和身为看门人的纳兰夜行,两位长辈同样十分小心,早就叮嘱过陈平安,即便是每次梳洗头发和修剪指甲,都需要注意收拢起来,最好是当场销毁,不要留下丝毫“证据”。此外陈平安每次在酒铺那边饮酒,也都十分注意这类细节。

此外进入避暑行宫后,几次置身战场,陈平安都不可谓不谨慎,为了隐蔽身份,不被蛮荒甲子帐那边针对,甚至连乔装打扮成女子的手段都用上了,至今都是飞升城那边的一桩“美谈”,经常被刑官一脉剑修当作一碟极佳的佐酒菜。

所以唯一一次纰漏,多半还是陈平安担任隐官之前,代替宁姚出阵,跟托月山大祖关门弟子离真的那场捉对厮杀。

山上术法,千奇百怪,果然是防不胜防。

之后重返浩然,在大泉王朝蜃景城的那座黄花观内,陈平安曾经被隐姓埋名的剑术裴旻,以一把油纸伞作为飞剑,洞穿身躯……

因为那方印章的缘故,观主刘茂,已经通过了文庙的检查,绝对可以排除嫌疑,除非……是那两个尚未炼气的小道童?

有机会,陈平安得回桐叶洲亲自验证此事,或者说可以先飞剑传信密雪峰,让崔东山赶紧查一下?

吕喦微笑道:“道士分心最耗神,此理不可不察。”

陈平安点头道:“会注意的。”

这位纯阳道人是在提醒陈平安先前分散心神一事,一定要慎重。

分神一事,在山上是典型的门槛高,收益小,收益跟风险不成正比,第一,需要动用一张符纸珍贵的替身符箓,但是分身的境界修为都必然远远低于真身,且替身无法自主修行,故而比较鸡肋。第二,由于陈平安是止境武夫,体魄坚韧,远远胜过寻常练气士,才能够同时祭出那么多的符箓,否则一粒心神附着在符箓之上,独立行走天地间,如点灯燃烛,一张傀儡符箓的灵气消耗速度会很快,对于上五境修士来说,这等行径,几乎没有任何大道裨益可言,相反一旦那些分身遭受意外,无法被真身收回,导致修士心神受损,魂魄不全,就要悔青肠子,叫苦不迭了,因此太过得不偿失。

郑居中说道:“同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相信蛮荒天下那边已经有大妖,开始着手深入研究崔瀺了,所以你寻找全部本命瓷一事,抓点紧。”

因为一旦修士的某些心神无法收回真身,后遗症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棘手。轻则导致修士难以打破某境瓶颈,道心无法圆满,重则就是被斐然、周清高这些的敌对修士抓住机会,比如将那粒心神作为符胆,炼成符箓,随意消磨道行,甚至是伤及大道根本,最可怕的后果,还是蛮荒天下那边与绣虎崔瀺有样学样,用上一种类似仿制瓷人、符箓傀儡的手段,即便此举与崔瀺的高度相距甚远,注定无法“反客为主”,但还是有一定机会,形成某个让陈平安无比头疼的局面,两者关系,就像崔东山身边的那个瓷人,与骸骨滩京观城英灵高承的那种藕断丝连。

一粒心神,尚且如此,若是本命瓷落入蛮荒天下之手?

陈平安默然点头。

郑居中继续说道:“还是山巅风光看得太少了,情有可原。”

方才如果不是李-希圣察觉到异样,出声提醒众人,导致白景的剑光只是炸碎一小部分符箓。

不然让陈平安就此跌一境,相信记忆会更加深刻。

这也是郑居中早就知晓却故意视而不见的原因所在。

有点小聪明的人不栽个大跟头,结果只是吃点不痛不痒的小苦头,很容易归咎于运气,而不是承认自己的脑子不太灵光。

第三场灵气大潮,未能撼动礼圣的那尊巍峨法相分毫,继而掠过符山箓海。

站在众人之前的那位三山九侯先生,如同中流砥柱,潮水路过时自行分流。

三山九侯先生,公认术法神通集大成者,天下符箓、炼丹两道的祖师爷。

登天一役结束后,又被后世山巅修士誉为是万法宗师,地仙之祖。

上次陈平安走了一趟大骊京城,从封姨和老车夫那边,得知不少秘闻。

比如骊珠洞天的本命瓷烧造一事,最早就是药铺杨老头和三山九侯先生流传下来的秘法。

此外就像绶臣所背的那只剑匣,就极有来头,绶臣作为周密在蛮荒天下的开山大弟子,作为拜师的回礼,周密就赐下这件重宝。剑匣绘有一幅远古三山四海五嶽十渎图,跟后世广为流传近乎泛滥的道家符谶真形图,差别极大。其中三山真形,各有一种正宗“态势”,好似神人端正尸坐,山野猿弓背而行,云隐龙飞九天。三山分别职掌阴阳造化、五行之属,定生死之期、长短之事,主星象分野,兼水裔鱼龙之命。经过周密的亲手炼制之后,这只剑匣又有更多的神通,将其炼化为一座“剑冢”,可以温养出九把飞剑,同时孕育出九种不同的本命神通,即便原先不是剑修的练气士,只要得到此匣,不是剑修胜似剑修。

而此物,最早是三山九侯铸造而成,只是流落到了周密手中。

因为三山九侯先生在场的缘故,先前于玄为尊者讳,便没有与陈平安多说几个传闻。

据说天下十豪中的两位女修,炼师兰锜,以及那位开辟众多旁门左道的练气士,其实她们都与三山九侯先生关系极好。

崔东山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在天外,别说是飞升境修士,哪怕是十四境修士,也就是个赤手空拳的稚童,所面对的每座天下,就是一颗铁球。

于玄感叹道:“不得不承认,周密此举,还是阳谋。”

陈平安疑惑道:“如果把整座蛮荒天下视为一条凌空蹈虚的渡船,那么蛮荒腹地,必然存在一地,作为驱动这艘巨型渡船的阵法枢纽,是用天地灵气作为‘柴火’?”

于玄捻须摇头,“老夫暂时没看出其中门道。”

吕喦眯眼望向蛮荒某处,沉声道:“半数是砸钱砸出来的灵气,半数却是骤然出现的……剑气。”

郑居中扯了扯嘴角,“若是隐官大人当初执意驰援,而非中途改道,转去问剑托月山,就更是添加了一堆柴火。”

李-希圣一挥袖子,空中浮现出一幅类似天象群星轨迹图,解释道:“周密曾经利用蛟龙沟、扶摇洲和桐叶洲在内的广袤山河,亲手建造出一座隐蔽阵法,早先痕迹极浅,就像俗子用指甲在胳膊上划了一道痕迹而已,这座阵法是前不久才水落石出,却是将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隐约分出了阴阳,使得原本两座天下,如今就像两块相互吸引的磁铁,等到斐然住持开启大阵,整个蛮荒天下,船头朝向立即就开始偏移,再加上大妖初升在天外谋划已久,暗中动了手脚,这条渡船便转为进入了一条航行速度越来越快的‘青道’轨迹。”

第三场灵气潮水将至。

因为刚刚差点捅出大娄子,白景难得主动退让一步,“山主,这次收益,二八分账。”

陈平安说道:“不用,按老规矩来就是了。”

粗略估算,一次开门,就等于将一位飞升境储备蓄满的灵气收入囊中。

而天地灵气,就是神仙钱。

毕竟雪花、小暑和谷雨三种神仙钱,之所以能够成为山上通用的钱币,就在于它们蕴含不同程度的粹然灵气。

剑修,之所以能够稳居山上四大难缠鬼之首,就在于剑修跟人厮杀的时候,需要动用和消耗的灵气,要远远小于一般练气士。

像那十四旧王座大妖之一的黄鸾,炼化宫观殿阁道场、远古破碎秘境等次一等洞天,所以在双方攻伐实力大致持平的前提下,很容易被自身灵气源源不断的黄鸾耗死一个同境修士。

于玄眯眼说道:“唯一的美中不足,是这千里之地,终究太小了点,即便我们几个,都有颠倒须弥芥子的手段,可是再接近、无限接近真相的道场,终究受限于真实,何况地盘太小,接下来恐怕难以完全施展身手啊,毕竟有那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嫌疑,咱们扎堆窝在一起,又非上阵杀敌,而是需要面对一整座天下的冲撞,万一……顷刻间……就不太妙了,哪怕被我们合力一线劈开蛮荒天下再深,恐怕还是难以阻挡那份大势。”

他们几个,再神通广大,总无法直接将蛮荒天下劈砍成两半吧。

除非在场众人,全是十四境修士?

所以老真人故意说得含糊其辞,说到底还是觉得言语内容比较晦气,不宜直接说出口,免得一语成谶,岂不是倒灶。

陈平安说道:“于老神仙,我这座天地,是可以拆分开来的,并不影响阵法的那个一。”

于玄顿时一怔。

你小子不早说。

当然不是陈平安故意卖关子,三次接纳灵气潮水,除了表面上的挣钱,更是一种勘验成果、确定天地道法运转程度的手段。

现在就不光是纸面上的估算,而是实打实的心里有数了,所以陈平安解释道:“只是拆分出来的子天地,不宜间距过大,相互间至多不能超过三千里,在三千里之内,对诸位各座道场的影响和损耗,估计不会超过一成。”

于玄点头笑道:“够了,很够了。莫说是一成,就算是两成的损耗,凭借我们的术法和炼化之物,随随便便就找补回来了。”

他们几个的道场,若是能够单独占据三千里,比起全部拥挤在千里之地,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异了。

郑居中突然开口问道:“如果再给你一些金精铜钱,临时抱佛脚,能不能增加这座天地的深度和宽度。”

陈平安不假思索道:“可以,但是有个前提条件,必须有至少五百颗金精铜钱的投入,否则就意义不大,很难有质的变化。如果只有三四百颗金精铜钱的增补,至多是在‘宇’大‘宙’小,反而会影响到整座天地的稳固程度,如修士法相的过多稀释,是个空架子,有不如无。”

四方上下谓之宇,古往今来是为宙。

这便是陈平安笼中雀、井中月两把本命飞剑的根本神通所在。

事出突然,没个准备。

如果早知道有今天这件事,自家泉府财库里剩余的三百颗金精铜钱,陈平安肯定会时时刻刻携带在身。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打算永远赶不上变化。

陈平安本来是打算,等到跻身了玉璞境,下次与刘景龙游历浩然诸洲,再将这三百颗金精铜钱携带在身。

两把本命飞剑,想要提升品秩,尤其是获得某种崭新的本命神通,都不容易。

一把笼中雀的所谓炼剑,其实就是陈平安的境界提升,境界越高,天地越大,捷径只有一条,“吃”斩龙石。

而第二把井中月,提升品秩的最直观体现,就是飞剑的数量多寡,当年陈平安在城头结丹,可以分化出来的飞剑数量,大概是十万,等到成为元婴,尤其是再成功跻身玉璞境,跨过一个大台阶,数量就直接从元婴境的二十万,跳跃到了四十万,虽然走了趟蛮荒天下,修为跌境为元婴,但是飞剑的品秩并没有跟着降低。

在与陆沉借取十四境时,由于陈平安当时并未着手创造出一条光阴长河,所以按照那会儿的推衍和估算,若是将来果真能够跻身十四境,飞剑井中月品秩提升为“井口月”或是“天上月”,能够分化出百万把飞剑。事实证明,当时陈平安的估算还是过于保守了,按照目前的形势重新推衍,只要吃掉的金精铜钱足够多,极有可能,飞剑数量可以一路攀高到两百万甚至更多。

难怪都说天底下就没有手头宽裕的剑修。

郑居中微笑道:“我手边刚好有三百颗金精铜钱,兑换成谷雨钱,按照一比十好了,三千颗谷雨钱,每年三分的利息,如何?”

陈平安面无表情,沉声道:“可以!”

一颗金精铜钱兑换十颗谷雨钱,如果放在三十年前,估计除了需要修缮金身的山水神灵,几乎没有练气士愿意交易。

但关键是如今的金精铜钱,不比早年,根本就是有价无市的稀缺存在,一经面世,只会被哄抢殆尽,可遇不可求。

陈平安还真不相信郑先生只有三百颗金精铜钱的家底。

郑居中一挥袖子,一件咫尺物出现在陈平安面前,是一方古砚,惜无铭文。

是那日月同壁的抄手砚形制,砚背凿有眼柱,陈平安很识货,一眼就看出是那二十八星宿的排列方式。

小陌立即望向那个正在忙碌“捡钱”的白景。

恢复真容的白景,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绝美女子,她打哈哈道:“都是嫁妆哩。”

郑居中明摆着是在……抛砖引玉。

吕喦开口笑道:“财帛一事,贫道一贫如洗,委实是有心无力,帮不上陈山主。”

纯阳道人的这句话,可就暗有所指了。

举世公认,于玄不缺神仙钱,这辈子就没缺过,从没为钱犯过愁。

李-希圣跟着笑道:“晚辈身上也没有一颗金精铜钱。”

金精铜钱是一等一的紧俏货。

于玄只得说道:“陈山主说至少需要五百颗金精铜钱,稳妥起见,郑先生已经给了三百颗,老夫就再拿出三百颗好了,按照郑先生的规矩,本金年年叠加,按照三分利息算。”

其实在山上,利息一旦按照每年结算,就有点放高利贷的嫌疑了。

然后于玄补充一句,“最好以物易物,本金利息,都按金精铜钱来算本金。”

还真不是于玄趁人之危,实在是如今这金精铜钱,过于稀缺了,再往后百年千年,都只会越来越减少流通。

关键是此物涉及到于玄两张大符的研制,刚好都与“光阴长河”沾边。

这两张符箓,再连同其余作为压箱底的那几手符箓,就是于玄跻身十四境后的主要依仗。

若非如此,以符箓于玄的脾气,别说是三百颗金精铜钱,再翻一倍,都没问题,别说买卖,只要对胃口,白送都行。

陈平安点点头,“没问题。”

反正自家财库那边就有三百颗,等到此间事了,可以马上归还于玄。

对方答应得如此爽快,反而让于玄有几分良心不安。

被一个年轻人,口口声声敬称于老神仙,当了长辈,也是个包袱。

于玄便忍不住改口道:“真有难处,还是可以商量的,利息折算成谷雨钱亦可。”

陈平安摇头说道:“无需如此,都用金精铜钱结算就是了。”

郑居中以心声与陈平安说个数字,一千五。

虽然只有一个数目,但是郑居中的意思很浅显,是跨过下个大台阶,你陈平安是否需要这个数目的金精铜钱。

陈平安直接摇头。意思是说就算数量足够,现在就可以多出一千五百颗金精铜钱,他陈平安短时间内也无法将其炼化。

郑居中同样摇头。白帝城有这么多的金精铜钱,但是不给。

陈平安便连点头都省略了。那晚辈就不开口自讨没趣。

几乎同时,于玄就与郑居中心声交流一番,询问若是双方多拿出些金精铜钱,陈平安这座天地,能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显而易见,于玄是做好了三百颗甚至更多金精铜钱全部打水漂的准备。

得到那个不用追加金精铜钱的答案后,于玄叹了口气,明显有些遗憾。

事实上,郑居中早在千年之前,就开始有意收集金精铜钱,通过各种渠道,购买神灵金身碎片。

约莫在一百年前,白帝城更是不计成本大肆收购此物,从郑居中私人入手,变成了整个白帝城上五境练气士的一门课业,所有嫡传和供奉,按照境界的高低,都需要缴纳一笔数目不等的金精铜钱。

此外又有许多山泽野修,可以凭借此物当做敲门砖,白帝城为此还专门设置了一座不合规矩的“旁门”山头,不记名,但是可以在此修行,获得白帝城借与的秘笈、道书。

陈平安以心声询问李-希圣,“挡得住吗?”

“现在没办法给出答案。”

李-希圣照实说道:“接下来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总之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尤其是你,虽然只是住持大阵,看似只需要作壁上观,其实光是维持两把飞剑不坠一事,就已经很不轻松了。”

陈平安点点头,是有心理准备的。

李-希圣笑道:“只有做好最坏的打算,才有资格期待那个最好的结果。”

剑气长城的老大剑仙,陈清都。青冥天下白玉京大掌教,寇名。中土文庙礼圣,余客。好像都是那种可以被无比信任的存在。

陈平安得到了六百颗金精铜钱,立即开始将其炼化,与此同时,将天地内各座道场拉伸出三千里距离。

视野远处,是那个“青年”修士的背影。

这位昔年十豪候补的三山九侯先生,他脚下是三座符山,一条箓河。

至圣先师不是不可以出手,但是一旦至圣先师在这边消耗道行,这就意味着将来周密就会多出一分胜算。

再者这里边,至圣先师又需要面对一个与亚圣、文圣以及文庙教主,差不多处境的难题,毕竟三教祖师,才是“合道地利”一途的极致,当然三教祖师不光光是合道地利而已。

故而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究其根本,除了蛮荒天下,如今四座天下共同的心腹大患,还是已经登天离去的文海周密一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万年以来,最枭雄者,没有之一,是周密。

这个昔年的浩然贾生,先后过三关,在蛮荒天下,悄然跻身十四境。

攻破一座屹立万年之久的剑气长城。

在曾经的家乡浩然天下,打得桐叶、扶摇和金甲三洲彻底陆沉。

最终入主远古天庭,俯瞰整个人间。

就像一部精彩纷呈的神异志怪小说,时间线长达万年,书页之上,涌现出无数的英雄豪杰,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

结果最终一页,当然也可能是倒数第二页,密密麻麻,反反复复,就只写了两个字,一个人名。

就像如今数座天下许多山巅修士的某个内心想法。

陈清都也好,绣虎崔瀺也罢,毕竟都已不在人世。

唯有周密,依旧未死。

而站在最前方的礼圣,何尝轻松?事实上,礼圣就是那个最不轻松的人,没有之一。

因为合道方式,是整个浩然天下的“礼”,导致礼圣阻拦蛮荒天下的冲撞,极有可能,只能凭借肉身和法相,而无法动用神通。

这就是陈平安先前询问李-希圣挡不挡得住的缘由。

否则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了。

陈平安炼化六百颗金精铜钱融入光阴长河,速度极快,然后开口说道:“晚辈有个设想,是否可以叠加阵法?”

于玄微笑道:“哦?叠阵?陈山主还精通阵法一道?”

然后陈平安以心声迅速说出自己的大致想法。

接下来的这场叠阵。

于玄率先出手,扯下身上的那件绘有阴阳鱼八卦图的“紫气”法袍,往外一抛,遮天蔽日。

于玄伸手画符,勾勒出太极两仪,在原先笼中雀天地内两轮袖珍日月的基础上,规模翻了数倍,蓦然间大放光明。

同时于玄阴神出窍远游,坐镇明月中,而那轮崭新大日,由原先的白景,变成了纯阳吕喦。

符箓于玄的阴神身后,现出一轮明月宝轮,而道士吕喦法相身后,则是一轮金色璀璨的巨大骄阳。

此外犹有天才人三才阵,郑居中的阳神、真身与阴神,分出高下,分别坐镇一地。

之后便是灵感来自仙尉那份文稿的开篇,陈平安将天地四方分成了一年四季,用一种比日月起落慢上许多的速度,缓缓旋转。

李-希圣帮忙营造出了风雨雷电云雾等天地气象。

身为这座大阵的奠基者和主持者,方才按照郑居中的推衍结果行事,陈平安必须“勉为其难”,硬着头皮祭出了五行之属的五件本命物,这要比其余修士拼凑出品秩更高的五行物,效果要略好一筹。

于玄祭出十二张符箓,分属十二月,其中剑修白景和小陌,由他们轮流负责每逢闰月出现时坐镇其中。

之后是叠加而起的二十四节气,则是李-希圣的手段。

然后是更为细分的七十二候,陈平安再次赶鸭子上阵,祭出了亲手篆刻的七十二枚印章。

最后是李-希圣、郑居中和于玄,分别主祀、祭出了一座道教罗天大醮、周天大醮和普天大醮,功烛上宙,德耀中天,霜凝碧宇,水莹丹霄。

那位青年容貌的三山九侯先生,终于第一次转头,回望一眼身后景象。

虽说很快就收回视线,就只是这么个细微动作,还是让白景有点酸溜溜。

她跟这家伙也不算陌生,先前双方打照面,对方也没个表示。

就在此时,天外出现了几个来自蛮荒天下的身影。

但是都不敢靠近这座层层叠叠的大阵,双方距离极远。

白景闲来无事,她单手托腮,朝“对岸”那些再次见面的老朋友们招招手,微笑道:“造化弄人,化友为敌。”

那拨修士,都是被白泽喊醒的远古大妖,暂时不知道是来看热闹,还是搅局的。

大妖官乙,是个脸色惨白、嘴唇猩红的美艳女子,本命神通是水法,传闻她在万年之前,就能够冰冻住一截光阴长河,只是等到河水解冻之时,一切生灵早已消融在长河中。

官乙身边,还是那个喜欢眯眼看人、一天到晚都是笑脸的青年,化名胡涂。

一个背剑骑鹿的老道士,头戴一顶竹冠,如今化名极俗,王尤物,道号却颇为雅致,“山君”。

老道士一直自认是那位“道士”的亲传弟子,此次醒来,就有个心愿,想要访山寻师,以便再续师徒道缘。

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妪,好似驼背,双手持杖,一行蛮荒大妖中,只有她正在疯狂汲取天地灵气和那些四处乱窜的道气,而她的腐朽体魄和苍老容貌,开始出现了一种肉眼可见的返老还童。白景见此只是撇撇嘴,转头与陈平安笑着解释道:“这个老婆姨的拿手好戏,是炼气化神,转虚为实,万年之前,就不知道被她吃掉了多少天地灵气,后来那个黄鸾,就是走她的老路。”

说到这里,白景坏笑道:“山主山主,你读书多,学问大,要是换成你,该怎么骂那黄鸾?”

陈平安神色淡然道:“与覆车同轨者。”

嗓音不大,但是却被那个老妪清晰入耳,老妪下巴搁在拐杖上边,讥笑出声道:“这就是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好高的境界!”

小陌提起手中行山杖,遥遥指向那个重瞳子少年,为陈平安介绍道:“公子,他如今化名‘离垢’,道号‘飞钱’,在这拨大妖当中,防御第一,这次时隔万年现身蛮荒,一口气收回了八件仙兵,都物归还主了。绰号是‘蠹鱼’,喜好吃书,离垢很早就有个想法,试图打造出一座‘书城不夜’的道场。”

白景使劲点头道:“这家伙浑身都是宝贝,件件都值钱!就说那只黄色乾坤袋和那枚捉妖葫芦,我就眼馋很久了,山主,回头有机会,我在不破坏规矩的情况下,咱俩合力做掉他呗?”

少年姿容的离垢身边,站着个精悍汉子,双手抱住后脑勺,这个被白景称呼为“无名氏”的远古大妖,最大兴趣,还是对方阵营中唯一一位纯粹武夫的年轻隐官。

礼圣身后的那位青年修士,转过头,望向这拨桀骜不驯的蛮荒大妖。

除了那个无名氏,依旧是懒洋洋的神色,其余大妖都如临大敌,开始屏气凝神。

章节评论